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全程文字記錄)

日期: 2019-08-10

       澳門第五任行政長官競選宣傳期八月十日正式開始,為期十四天。候選人賀一誠今日上午十時出席由行政長官選舉管理委員會舉辦的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介紹政綱和回答選委提問。賀一誠提出“協同奮進、變革創新”的參選理念,承諾要在“穩固成功態勢 穩續和諧大局”的基礎上,建設一個政府廉潔高效、經濟繁榮多元、居民安居樂業、社會文明進步的澳門。

       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今早十時在澳門東亞運動會體育館 (澳門蛋) 二樓澳門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候選人賀一誠首先介紹政綱,提出五大施政構想﹕(一)提升公共治理水平;(二)推動經濟多元發展;(三)優化民生建設成效;(四)加大人才培養力度;(五)打造文化合作基地。他指出要積極回應社會民生訴求,切實解決澳門居民關心的交通、住房、醫療、教育、環保和內港水患等民生問題,大力弘揚愛國愛澳的社會主流價值觀,確保愛國愛澳優良傳統薪火相傳,“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




2019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詳細內容


主持: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法第49條第2款的規定,今天舉辦侯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賀一誠成為唯一的侯選人,按照相關的規定,今天管委會為候選人舉行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賀一誠先生會進行宣講和選委會員進行對話,今天會有直播,讓市民有所了解。


何海明:賀一誠候選人,我是會展界別,在各界支持下,在城市排位,在香港、臺北、北京、澳門,我們是非常好,會展業是重要平台,也是對接重要的功能。我們剛剛在深圳和香港舉行1200人的大會,珠海兩地策劃板塊會展活動。我想提出的是,賀一誠先生要支持大灣區合作,尤其重視珠海的合作,澳門針對會展業有支持措施,這個支持措施會不會延伸到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謝謝。

賀一誠先生:提到有關會展業的問題,前一段時間我們互相交流過,會展業是重要的行業,在會展設施方面我們存在一定的局限,澳門會展的面積很大,但局限於博彩公司的屬下,費用、配套等方面成本高,影響到會展業有關的發展空間。作為澳門長遠來說,會展業的發展必須要有自己獨立性會展的空間,這個是個人的看法。如果將會展要延伸到大灣區9個城市作為扶持來說我想值得研究,這個費用不是一個小的費用,對會展業的扶持,政府在這9年,我在立法會工作看到,占了大部分是政府資助為主,如果延伸到大灣區,如果全資助的話,對澳門來說是很大的負擔。但相應來說,與他們一起合作,一展兩地的方式是我贊成,可以吸引高層次人來,他們來不到澳門簽證,但有一個渠道可以展覽。珠海在灣仔也好完善會展的措施,我想不要到廣州這麼遠,廣州的會展做得很好,可以與珠海做到一展2會進行發展,這個是會展以后的發展,再看大灣區整體發展部分再研究。如果一下子放鬆到9個城市要澳門特區政府去扶持和支撐是比較大的負擔,這個不是一個融合,而是雙方面有合作,我認為是一個合作,而不是靠單方面的支持。我對何海明先生的回應。


何少金:尊敬賀一誠先生,各位委員早晨,我來自教育界別,剛才聽了賀先生將政綱和指導思想分5大部分進行簡單扼要的介紹,我作為教育界別我關心教育的問題,澳門在回歸20年所取得各項成績,而教育作為各個領域很重要的一個后盾支持,所以這個政府在過往一直以教育興澳、人才建澳的施政理念推行。我想問,你當選後,怎樣將這個教育興澳、人才建澳這個施政理念繼續在現有基礎上更上一層樓,將澳門的教育提升到更加優質的教育。我想問一下有關愛國愛澳的教育這個核心價值,怎樣能夠更好地開展和實踐,這2個問題,謝謝你。

賀一誠先生:對何少金委員提出的教育,特區政府回歸20年對基礎教育和有關的大學教育,我們的投入是不少的,我粗劣計算過,從15年的免費教育以及有關的大學,以澳門大學為例子,澳門學生到大學畢業要超過150萬,15年免費教育和大學資助每個學生超過150萬,在資源上,政府在這方面的支配是不少,現在有77間基礎性的學校,我們怎樣整合支持這些學校的藍天工程,讓他們有更好的條件培養下一代生長。資源上可以調撥得更加優化,現在出生率比較低,下來只有千分之九,每一年不夠6000個嬰兒出生,要整合有關資源和加強教育優質。學校的老師都受到很好的培育,在這方面要加強對老師的再培訓,讓他們可以再提升水平。愛國愛澳的核心是澳門的傳統,大部分的學校在這方面落了很大的功課,希望在這方面再加強愛國愛澳不同階段的教育,讓年輕人知道近代史,特別是在近代史我們是怎樣過來,中國是怎樣過來,這20年解放之後中國是怎樣,澳門是怎樣,多做對比,才可以樹立愛國愛澳的核心力量,要將歷史灌輸給學生,要知道中國苦難的情況,戰爭的年代,這個要加強,要樹立愛國愛澳核心的方針。


馬靜雯:如果你當選後,會不會在下一屆特區就博彩業做職業規劃制度,使從業員對他的業務橫向或向上流動做好職涯規劃,優化人資優質,從而達到雙贏。謝謝。

賀一誠先生:馬靜雯委員提到的博彩認證等等,本地僱員占有一定的比例,有一部分是外判,按照博彩公司的統計有75%是本地,25%是外雇。怎樣將外雇怎樣橫向發展?要計算一個公司有多少管理人員,底層、中層、高層有沒有這麼多渠道開放,有一定的天花板,當管理人員滿額就很難進行向上流動,因為管理人層不是增加很多,如果全部是管理人員就沒有職員,要2方面看,希望澳門本地博彩業的人員經過培訓後可以得到更高的職位,再將比例拉高,而不是減少25%的外地僱員比例。


鄭安庭:回歸20周年,社會不斷地發展,法律滯后不能配合社會發展,社會對下一屆政府,特別是對行政長官有很大的期望,希望解決法律滯后的問題,有一些行政活動會遇到法律和社會發展不配合的問題,希望下一屆行政長官如何解決以上的問題呢?謝謝。

賀一誠先生:提到立法會的問題,澳門的法律存在滯后,我說了很多次,我進入立法會我接收2000多部法律,經過將近10年清理,有800多部在回歸前的要實施,一共有1000多部法律,你說是不是滯后,在回歸後有303部法律已經完成,還有一部分法律牽連到很多法律互相交叉,所以不可以廢除,所以保留了有關法律。有很多不能與時具進,與執法行政法規和部門指引而引起,不一定可以在法律上修改,澳門是成文法比較框架性,補充性行政法規作為實施上靈活性,這個是行之有效的,應該要加強部門之間有關行政法規和部門指引有關的修改,要與市場與時具進,在法律上的基本原則不會有很大的爭議。我研究了10年很多在行政法規和部門指引上存在與時不具進的問題。要清理哪里不能與使具進,如果與法律有關,法律要修改,如果與部門法規有有關,部門要修改,如果與指引有關,部門更加有權利進行修改。這個是回應。


陳少雄:尊敬賀一誠先生,尊敬委員,我代表工商界進行提問,將來對工商界怎樣扶持,在過去20年,由第一屆政府創新將澳門博彩業大膽地發展,澳門的工商業,大部分的人才都去了博彩業,使得很多中小型工商界人才流失,澳門中華總商會,每年都舉辦講座向政府各部門的官員開了很多座談會,對某些發展有所幫助的,但真正來說,對工商界來說,中小企業到現在有很多困難,我聽到賀一誠先生說,會用一個創新的概念搞好旅游休閑的項目和吸引多一些投資者。我想問一下,你有什麼新的概念可以吸引多一些外商來澳門發展其他行業呢?我覺得最大問題是人力資源問題,在這方面我想問賀一誠先生,將來在人力資源方面怎樣分配呢?有沒有大膽創新的概念,使得投資者有信心來到澳門來投資?這是我今天提的問題。謝謝。

賀一誠先生:我回答陳少雄先生的提問,我在參選的記者招待會說到,博彩業要健康發展,博彩業因為龐大壓榨了中小企業人才、地方的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小企的人才會流向博彩業這個是事實。在座工商界有這樣的問題,包括有我們有很多員工以及行業的土地違法申請到,這些是存在的。但看到澳門每一年的開支,我們政府預算1033億,要穩定博彩業才可以平衡到有關的開支。這個是我們面對的局面。中小企怎樣扶持,人力資源的問題,我們要吸引外資來澳門,要搞好經商環境,所以我提出便民便商的政府,是一個服務的政府。有外地朋友來澳門開餐廳,澳門是美食之都,因為澳門的拿牌的時間一到兩年未必可以拿到,未必是人力資源,給人力資源也未必可以申請到經營牌照,這個是不便商的環境之一,一定要改變,讓他們容易在澳門經商。金融界想來澳門發展,找好的甲級寫字樓都沒有,金融界的朋友都提到要有金融區有關的金融大廈,但澳門是沒有的,澳門的甲級寫字樓太少了,在這方面應該怎樣創造環境讓外資公司進入,外資公司不怕租金貴,只要環境好便利化他們就來。面對澳門的問題要解決,如果不解決就會邊緣,上海已經批出臨海片區,稅收接近澳門,方便程度比我們要大,所有gmail、facebook都可以在那里落實。競爭要面對,發展得很快的,內地的形勢是發展得很快,國家是變化很快的。如果澳門再不創造好的經營環境,我們會確失這些人來澳門產生經營的興趣。相對來說,作為一個商人,如果到一個地區經營拿一個執照要幾年才可以拿到,大家會不會去,一定不會去。來到之後才是人力資源的問題,給了人力資源,未必可以解決到營商的環境,店鋪都開不到。大的來說,創新來說,在我的參選政綱中,第一點要做好有關政府的行政改革的基礎,做好便民、便商的環境,自然別人就會來,利用澳門的自由港,外匯沒有管制可以自由流通的優點進行商業活動,這個是最大的扶持。這是拿金錢的扶持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要有優惠的條件便利的條件吸引別人來這裡投資,要強與其他地方才是長處。


習近平主席提出研究一國兩制的方案,澳門實施一國兩制,怎樣向臺灣,港澳實施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同時,推動澳臺關系的發展,現在是蔡英文當政,正在扭曲一國兩制,是否可以在民間界別進行交流。

賀一誠先生:林先生提到臺灣問題,他是專家我有拜讀他的文章。我成為了全國人大常委和立法會議員之後就沒有到臺灣,因為要申請,我不太了解臺灣,一國兩制我們希望實行,但最近有看到臨近地區的事件將一國兩制有所影響。作為澳門來說,要將一國兩制走得更加好,走得更加穩,讓臺灣看到一國兩制的成果。在這方面來說,應該要澳門一國兩制的實踐經驗之後,要落實好一國兩制,民間交流政府是支持,我們與臺灣有很多文化上的交流,有很多旅游方面的交流,我們在交通和民航上的交流一直沒有停止的。希望在這方面再加強工作,作為民間交流來說不可以斷的,這個是澳門特殊的地方。


江銳輝:建議深入檢討勞工法律,完善職安建的法律,制定強制性中央公積金的時間表,繼續實施莊荷和職業司機不適合外地僱員,未來政府加強完善政策和家庭的友善政策,提升勞動權益的的保障,推動完善勞資政三方機制,建立不同層面的協商制度,著力構建和諧社會。第一,對完善勞動立法的法律法規,候選人有什麼見解,怎樣幫助勞工者分享社會發展的成果?第三,對莊荷和監場主席輸入外雇的看法,勞工界是建議不輸入。

賀一誠先生:江先生提到的有關立法的問題,職安建、非法勞工、勞工法律法規等等,我在施政中說到會加強勞工方面的立法工作,工會法說了很多,這個可以在基本法的框架下會實施,我在記者招待會也表態,澳門沒有工會法這個不是很好,特區政府也做了研究,也有報告出來,希望將工會法交立法會做有關的審議。關於勞工權益的發展和勞資政三方面,已經有固定的制度,可以更好利用這個機制,勞資政真誠地協調,大家可以在這個機制中得到解決。關於莊荷,我還是候選人,我不會做表態,實事求是,看到澳門發展的訴求,再通過社會協調委員會研究這個問題。


麥瑞權:尊敬各位委員,小市民工作難,澳門是大灣區城市之一,賀一誠現在說到經濟問題也說到環保問題。是否支持本地微小企業在澳門更好地發展,澳門做得好就等于在大灣區作出貢獻,做得好再走出去就做得更加好,怎樣支持本地企業和年輕人加強競爭力。如果我們的環保保護做得不好,怎樣吸引人?是不是引進大灣區環保產業在澳門發揚光大,本地的產業和年輕人與這些高科技或者有特色的產業好好學習,強壯之後認識多一些朋友,再到大灣區其他城市進行交流,本地企業做得好,年輕人做得好就是對大灣區作出貢獻,因為我們引進的時候更加願意與澳門人合作。因為澳門特區政府有好的企業,支持微小企業,給年輕人機會。如果環保理念沒有環保產業的支撐,垃圾收回來還是垃圾,燒了也有污染,如果環保產業循環支持又不同。

賀一誠先生:關於麥議員提出的環保,我知道你對環保很重視,你說年輕人也很重視,環保產業要有很多地方,兩者之間怎樣平衡,如果將現有的土地作為環保產業引入要有很大的爭議,環保產業不是高科技產業,環保產業需要的是面積,需要的是堆很多塑膠瓶子和垃圾,這個方面需要考慮,但我們實事求是地考慮這方面的問題。環保首先做好綠色環保,你是建築界,你的樓宇都有多少是環保,首先要做好自己的環保工作,在建築上做好環保工作,垃圾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上海已經做分類垃圾的典范,如果就像上海這樣的罰款,市民同意嗎?如果沒有分類好要罰款200元,市民同意嗎?這條路一定要走,任何政府都要處理,每個市民要自己做好,購買都去淘寶,每個紙箱都不環保。麥議員說不用紙巾用小手巾的,洗都要用水,2者之間要平衡。住房是面對很大的問題,應該要解決居民的住房問題,在住房方面,在設計上要開始以環保的意識灌輸到有關的公共房屋,比如應該要安裝太陽能板,可以用到走廊等等,這些是環保意識。做好可以做的事情,垃圾的問題一定要再研究,分類後垃圾放在哪里處理。現階段我只能回應到這裡,謝謝你。


張宗真:大灣區的規範大家都很期待和興奮,粵港澳大灣區經過改革開放的發展到非常高的高度,投資門檻比較高,對澳門絕大多數的年輕人來說,實際上沒有投資機會,對大的財團來說融入大灣區是一個途徑。對澳門普通年輕人,對中小企業面對如此高門檻大灣區,政府有沒有支持的措施,對年輕人來說,融入大灣區可能是就業融入,而不是創業的融入,擁有高科技是極少數,澳門的空間這麼小,怎樣融入大灣區,將大灣區作為第一家人,作為就業工作,特區政府有沒有給具體的扶持。第二個問題,澳門特區政府公務員在人口比例非常高,未來特區政府在行政效率方面有具體的提高方式,澳門的多元化政府有沒有重點的方向。

賀一誠先生:大灣區的發展是一個重點,發佈了規劃之後,如何融入這個大局是重要的大局和要求。這一段時間我與很多青年社團做很多座談和交流,我自己提出自己的觀點,因為很多青年人認為離開了澳門,進入了珠海橫琴才是大灣區。我是扭轉了他們的觀點,大灣區是粵港澳大灣區,在座大家都在坐在大灣區,我們是1/11,這個是清晰的定點,我們是1/11,我們是共同合作,是56000平方公里,7000萬人口九個城市2個特區,國家的初心為什麼要搞大灣區,對大灣區定位清晰後,澳門怎樣與內地共同發展大灣區,這個是我們的目標。青年人可以到大陸內地進行有關的發展,這個是歡迎的,澳門人是支持他們,因為內地的市場大。但6月18日我在參選記者招待會上說到,當我們在澳門,青年人在博彩業所收到的工資,在大灣區其他城市中沒有辦法拿到的,這個是我們的難處。但我們的青年人怎樣可以與內地青年人結合,現在差了中間的節點。我與青年朋友都商談這件事,我正在這方面的努力中,張先生問我有什麼新的概念可以做到這方面,如果再做傳統行業是沒有出路,這個是密集型的工業在澳門這樣的租金和工資方面是做不到,但我們有我們的優點,可以利用我們的資金等等的優勢,去做發展的科技行業。我與內地很多的先進有很多洽談,希望他們來帶領澳門的青年人發揮所長。我想青年人要磨好刀,要自己準備好。雖然是派牌,但自己讀的專業不要扔掉,要做好自己的內功才有機會合作。


    你說澳門的公務員的比例高,因為澳門公務員的計算方式與內地和其他地區不一樣,因為將政府發工資的工作人員都納入,包括公立學校的教師和醫院的醫生,數量有一定不小,到現在來說,數字是38500這個數量,數量不少。公務員的比例應該怎樣做好,要穩定公務員的隊伍,要發揮公務員的長處,可能有一些部門比較缺人手,有一些部門是比較富裕,怎樣調撥和橫向的交流,這個是以后要做的。這個是官選委的有關意見,公共行政的改革措施,第一方面要加強培養。為什麼警察有警官學校,公務員沒有行政學院。我們派出去訓練公務員的學習,但我想澳門應該有一個長期培訓公務員體系的打算,有澳門大學有科技大學這些好的學院,我們是不是有一個好的條件有一個系統性訓練本土人員的一個場地。這個是我的想法。


官世海:尊敬賀一誠先生、各位選委早晨,很高興賀先生的政綱在公共行政領域是作為重中之重,我非常認同和支持賀生說到措施,把公共行政領域,公共治理作為一個重點。我覺得公共行政改革是解決很多問題非常重要的情況,特別是怎樣提升公共行政效率,統合跨部門的機制,構建廉潔的政府,加大公務員的培訓方面,熟悉國情研習這些都非常認同。我想在公共行政改革的具體措施,系統培訓公務員,增加專業培訓和應變的能力,在跨部門提升公共部門效率方面有什麼看法?

賀一誠先生:另外說到行政改革,公務員一定要廉潔,廉潔是第一位,因為社會有很多傳說是因為廉潔的問題,可能不是因為不廉潔,而是某種制度上的問題,或者是某種審批程序的問題,造成大家認為可能會存在這方面的問題。所以每個公務員要樹立廉潔的心態。具體的措施來說,公共行政改革看到,澳門有關的局級部門有60多個,部長級,中國這麼大,部長級有20個部長管14億人口,65萬人口有60多個局長。有一些方面是重疊和職權的交叉,這方面因此做有關的整合。我在內地參加全國人大常委已經19年,經歷由大部制到小部制,由小部制到大部制,因為有利和弊。可能某個事情分工要走幾個局才可以請示回來,而拖慢了有關的程序。在這方面我們要研究好,如果我當選的話,我應該要研究好,適當的調整有關的行政架構。已經20多年,我們應該作為一個總結,有關存在的問題要看到,好的方面要肯定,怎樣做得更加好,這個是以后的將來。我希望38000公務員一起做好這個工作。一定是先立後破,立有關的法律才解決行政的問題,不會先破而立,先立好法,搞清楚哪些部門對哪些部門,才去進行有關的整頓,就減少了很多爭議和社會的摩擦。澳門來說,公務員,放在公共行政改革應該要簡政放權,應該有權的,應該給下面的承擔,有權才有責,現在權責有一些混淆,因為沒有權很多時候就會推卸,有權責給他,才有一個科學性的問責制度。


沈日光:尊敬賀一誠先生,我是來自第3界別的,我想請問一下,作為在居住住房方面,以社屋為主,經屋為副,但未必可以滿足社會的需求。新一任的特區政府會不會在以經屋為主,社屋為副,幫助到更加多的年輕人上樓。

賀一誠先生:以經屋為主,社屋為副。以我的資料來說,社屋已經可以滿足,望廈社屋等建設完可以滿足,A區建立28000個社屋,但還沒有開隊,因為還沒有開就不知道還差多少經屋,進開將A區開工開隊,知道有多少人要納入這個範圍才可以知道有多少資源分配,大家都去申請,大家可以跳出了經屋的門檻已經申請不到。我提出研究有關夾心階層的層級,因為社會上大部分上有這個反應,這個層級要為年輕人和中產要有房產,私樓的土地怎樣讓房地產市場發展,兩者怎樣平衡。經屋解決不到,拿不到多少土地來計算,如果經屋28000已經解決了納入經屋的人士,剩下的土地就可以進行分配,也可以分配給夾心階層的人士。當出了這個夾心層,大家要考慮一個問題,負資產會不會產生,這個要考慮,不可以說就按了這個頭,那頭又起來。私樓一定是有序地發展,但如果要發展夾心階層,要計算承受力,銀行的壓力,會不會產生很大的負資產。如果用土地應該要發展年輕人的需求,但要立法這個有一個程序,這個牽涉到以后有關立法的程序問題。哪個為正哪個為副,這個是口號,當然要解決收入較低的人士的房屋問題,當時社屋為主經屋為副提出這個口號。羅司長很清楚在立法會向大家說,4年可以上樓,我想他還會加快的。在這方面來說,社屋解決後剩余是經屋,經屋要計算量,有剩余就可以研究是否可以放在夾心階層,為年輕人和中產開多一條適合他們的房屋政策。這個會放在議程正式研究,我在立法會聽了十年,一直在研究這件事,并不是今天,我在立法會已經研究了十年,有經屋存在,解決了經屋的需求,就剩下市場經濟的私樓以及照顧政策的夾心階層的階梯,就剩下這2個階梯,這個不是太難的事,不要影響到大部分的資產。


林倫偉:看到加大人才培養力度,澳門青年工作源遠流長,回歸後政府加大投入在青年方面,青年關心社會的良好的態勢,有2個方面,澳門青年關心國家和特區,強調他們回流和專業發展,但青年人也關心政治和社會發展,新一屆政府中有沒有一些想法,能夠打造有效的渠道讓青年人參與社會事務,參與政治發展,讓他們的訴求可以表達出來。青年的生涯規劃,包括就學就業和組織家庭。在房屋政策方面有什麼可以配合青年人的住房需求,在社屋和經屋的基礎上,新一屆政府有沒有條件打造新類型的房屋讓青年人做規劃。

賀一誠先生:關於林先生所說的,有效的青年人政策發展等等。青年人在市政署推薦形式進入諮詢委員會已經實施了,也是很成功。可以由點帶到片,因為澳門有很多的諮詢架構,由點帶到片,我認為這個有發揮的長處。當年是向這個方面做出有關的嘗試,希望各個青年人可以在各區可以進行有關的政治關注工作,成立了有關的社區諮詢委員會,經過這麼多年已經很成熟培養一批人。在這方面來說,可以加強青年人的渠道,當年我是參與這件事。現在有關的市政署推薦方式,我個人認為應該可以逐步向其他諮詢委員會作有關的延伸,逐步由點帶到片,有片帶到面,讓年輕人多一些向上、向社會、向政治的關注。立法會議員有很多是經過這個階段進行培養,這個是一個階梯值得去做。我認為年輕人生涯規劃是有所不同,作為政府不會幫他生涯規劃,每個人生涯規劃是不一樣,但他政治上的關注度應該可以給他創造一個空間,讓他有這方面的發展。這個是我的回應,謝謝。


胡玉沛:現在澳門有很多樓宇是超過30年,在祐漢的有超過70年,重建是刻不容緩,你對重建有什麼對策,你會不會親自做一個跨部門跨司的協調工作。年輕人覺得行政會與社會大眾的距離感比較遠,你有什麼方法可以提升行政會與社會市民的距離,讓年輕人進入行政會。

賀一誠先生:關於都市更新怎樣做得更加好?都市更新的法律還沒有到立法會,但都市公司已經成立,已經啟動進行有關的工作。大家都有目共睹。都市法更新法政府正在研究,也會送到立法會進行有關的審議。都市更新大家都很關心,5000多棟超過30年的樓齡,前幾年沒有土地進行周轉,還沒有想到都市更新的工作,造成了都市更新比較緩慢。有部分樓宇進行了都市更新,立法會也進行了有關的法律,有關印花稅等等都支撐都市更新樓宇更新的工作。如果政府早一點交給立法會,由立法會定,爭議點都是成數問題,要不要100%,或者90%或80%這樣,當年有這樣的爭議。牽連到都市更新有關工作是一個最大的關鍵點,這個是私人財產怎樣進行更新,這個是難處。何厚華當年也提到,我認為這部分工作可以加快開展,但要得到舊屋住房的支持,怎樣做好這個工作,如果只是一兩戶不肯簽就沒有辦法拆,就浪費很多時間,會影響到其他住戶的安全,以及長者不能下樓,不更新不能安裝電梯,他沒有辦法下樓。會不會有新的政府,或者由誰負責,應該都要重視的問題。最主要是要有法律,有了法律才可以做有關跨司的執行工作,沒有法律的情況下,跨司工作是做不到,因為要拆除樓宇再重建,如果他不願意也有問題,所以要做很多工作。但我們看了很多樓宇存在危險的問題,包括在祐漢新村有很多樓宇比較殘舊和失修,政府將有關的都更法交給立法會審議,在有法的情況下進行都更工作,現在都更公司都做了很多前期的籌備工作。比如置換房可以進行建築工作,等法律一過,讓舊居居民有一個棲身之地,有一個中轉的機會,現在有這樣的空間可以做到的。我認為都市更新應該是可以進行的,只要業主有這個決心與政府一起的話,我想這個工作應該會開展得比較順利的,這個是我對都市更新的看法。你說行政會中與市民的關系比較遠一點,因為我自己做了5年行政會的委員,行政會是對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有關決策的輔助的機構,所以有保密制度,很難就像立法會有公開性,將大會直播,這是兩種不同的政治架構安排。所以行政會,全部由年輕人進入,我想很難會有全社會大局的經驗支撐行政長官所作決策諮詢、輔助工作。行政會我想要找一些有經驗的社會人士和各方面的人士參與這個工作。青年人應該進入社區諮詢,再上一部是市政或立法會,從這個訓練梯隊慢慢進入行政會,我想這是一個成熟的做法,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施綺華委員:我代表是護理界界別,澳門經常說護士不足夠,我看到幾十年來,培訓方面做不好,澳門人口小,幾間護理學院沒有學生去讀,如果將來還有護理學院落成的話,誰去讀,讀了去哪里。澳門不足夠人去讀,因為做護士很辛苦,要想清楚才可以入行,每個學校的學生都不足夠。為什麼澳門不可以有一個統一的護理課程,統一課程後,學生的合格率會高一點,希望可以統一一下護理課程。

賀一誠先生:施委員提出的護理學院的問題,前一段我去聽意見的時候都提出了很多意見。這一屆保障了莊荷不輸入外勞,年輕人在這方面的工作的收入比較高。剛才施委員也說到,護理是一個污染性的行業是不是這麼多人願意進去,這是學員不足的問題。香港來說,他們招考有關的學員資料,前5位,護理人員是最多人報名之一,因為香港沒有一個客觀的工作讓他們做到,澳門客觀的政策已經定了下來,應該是會延續的。剛才問我怎樣,我只是候選人我沒有辦法承諾,但任何一個政府不會換屆之後就不會承認,而是有一個延續性,我想勞工界的朋友可以放心,對荷官會延遲現屆政府的政策,大家一定要做好健康發展的要求。所以施委員說到學員不足,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有3間,理工學院、鏡湖醫院、山頂醫院,有3間護理學院是不是要統一課程或者統一一間護理學院,不要浪費資源,原來學員不足,這個都是值得以后探討,因為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的歷史。我也參與過鏡湖醫院有關護理學院的管理工作,它有自己很長的歷史和淵源,但現在學員真的很少,怎樣解決。不要只是說護理學院,如果澳門的大學只是面臨澳門的學生,生源都是不足,一定會不足,因為現在只有6000個孩子,只是在澳門的,澳門大學也不止6000個孩子,在這個問題上要小心計算生源的問題,教育來說,不可以以澳門為規定,可以招收外地的學生進入培養,基礎教育也是靠澳門的生源來支撐。澳門有77間基礎教育學校,有6000個小孩,面對小班教學都有生源不足的問題,這是我們要面對的。施委員提出的很真的研究,是不是可以統一課程呢?這個方面,3間護理學院的負責人都可以去研究。


趙蘭英:各位好,我帶了3個問題,在澳門飛速發展下要增加勞工人口,因為這樣的情況要輸入外雇,但外雇的退場機制不足,賀一誠先生有沒有對策可以分享一下,讓我們更加清楚。有一些外雇,對于本地人的勞工保障政策應該怎樣做得更加好,有什麼未來規劃?希望可以了解。第三,大灣區的發展經常說,也鼓勵澳門人上大灣區發展,引致一些就業的問題,但現在很清楚地知道,不同的職業崗位在大陸有專業認證,澳門個別崗位沒有專業認證怎樣作對策,怎樣做一個專業對口工作,請回答一下。

賀一誠先生:剛才提到的3個問題,外雇的退場機制,外雇的退場機制會存在一個機制,在管理上有問題。回憶金融危機和沙士,退場最早是外雇,但管理上好不好?他可以過界就存在一個過界外勞的問題。保障本地的僱員,怎樣保障呢?這方面加大對勞工法基本權利方面進行落實,我們在立法會討論勞工關系法,有關的希望進入強制性公積金制度,有關的勞工的基準和上班的時間等等,這些都可以進行協商。6月18日已經表態可以進行,其他的法律都進行中,很多法律政府都交給立法會進行檢討和審議。在這方面希望工商界的朋友多提意見,加大對本地僱員的保障,這個是對本地僱員的法律,將勞工基準進行加強和落實,保障本地僱員有關的規劃的要求。

大灣區發展,你說有關的認證問題,暫時來說,有一部分的認證澳門還沒有實施的。在澳門這麼缺乏勞工的情況,如果再引入很多勞工到大灣區,澳門本地僱員到大灣區工作,這個方面會存在澳門不足夠本地僱員的問題,應該澳門青年和投資人到大灣區比較適合發展,而不是本地僱員引入到大灣區,因為我們要引入這麼多外勞來澳門工作,當然是雙向,這是他的職業自由。與大灣區的工資差距和稅務差距,內地的個人所得稅和澳門個人所得稅差距很大,本地僱員去內地工作的機率是有,但不是很高。在認證方面,工會的朋友可以提出意見哪些是缺乏認證,因為內地有一些是需要認證有一些是不需要認證。這方面可以探討。


梁安琪:有很多問題都問但想在重復一下,住屋問題,個人申請只能是23歲,家庭可以是28歲,這個是對社會大眾的住屋問題是解決了,但聽說經屋想將年輕人調到25歲,想問一下,調到25歲,這些年輕人有什麼可以支援他們,他們從18歲到25歲的時間,有什麼支援,能夠讓這個年輕層的人士有一個棲身之地,再說一下年輕宿舍,臨近地區做得比較好,如果當選,對青年宿舍有什麼看法?還有時間,說關懷弱勢社群,在就業方面在綱要上有什麼政策可以幫助到他們。

賀一誠先生:梁委員提出的住屋方面,如果他是23歲、孤兒,有特別由行政長官照顧等等,已經通過了法律,下一屆政府一定會執行好這個法律。經屋法還沒有通過正在討論當中,有沒有青年人的宿舍可以安排,剛才也說到希望有夾心階層階梯研究,將經屋解決之後,還有多少資源,在澳門房地產健康發展的情況下,發展多一個階梯,青年人宿舍都是階梯需求,包括長者的公寓,有很多的長者是不能下樓,社工局有750個長者是不能下樓要送飯,我們估計社會上還沒有登記的是這個的1倍2倍,比較多長者比較難下樓,這些都要想辦法照顧這些長者,有什麼辦法可以上,這個是政府可以考慮,這些都要研究。我認為住屋的問題就回答到這方面。

 關於弱勢社群,我也看過,政府這幾年做了扶持工作,有關的弱勢社群,特別是智障方面有部分做得挺好,我參觀過,如何加大對這部分人的使用,可以參與有關企業的部分簡單工作,對他們在超級市場,培養他們在理貨方面有所進展,我們不要歧視而是聘請他們,政府也出了法律支持聘請弱勢社群,聘請智障人士進行工作讓他們投入社會,對于沒有工作能力照顧好,對于有部分工作能力要支持他們的投入社會,弱勢社群面很大,有一些是經濟困難等等。總體來說,現階政府已經做得很好,社工局在這方面做的工作比較多,資源投入也不少,我的回答到這裡,謝謝。


黃仁民:尊敬賀一誠先生,各位選委,前后有很多選委,社會、經濟、民生等等方面提了不少的意見和問題,我集中在旅游博彩,澳門的支柱產業請教,澳門博彩業帶動其他產業發展,連續下跌對社會經濟影響深的經歷,將來會面對大的競爭,新一屆政府對這個產業是不是著重挑戰評估和發展規劃的,保持健康發展和保持優勢。

賀一誠:剛才提到博彩業的發展機制和評估,現在政府的開支和收入最主要的來源是靠博彩業,這個是無可厚非的,這麼年的開支可以看到,由回歸2000年150億,到2019年的預算1033億的開支,在這樣的開支情況下,必須要有健康的稅收來源,博彩業必須要健康發展。有什麼評估和挑戰,現屆政府已經有中期的博彩旅游業的報告,看到對博彩工作的肯定,但也提出很多存在的問題。博彩法應該做有關的修改,當博彩法修改後就有關的問題,讓這個行業在有法可依的情況下進行發展。博彩業雖然造成一定的困境,但他們落實了在本地采購的承諾,對中小企有一定的支持,對他們的供應量也是多了,對有關的中小企來說他們也是做多了生意,從兩方面去看。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建立法律制度之後才可以進行下一步的發展,再看怎樣開始,一定要以法律為先,檢討好法律。但現在博彩的合同期還沒有到,還有時間進行修改法律。


符仁:尊敬賀一誠先生,各位委員早晨,我是專業界別的委員,我是一位醫生,在公共衛生服務有20多年,一直關注澳門的醫療事業的發展,在你的參選政綱24頁有提到改善醫療保障體制,提升醫療質素,本人感到十分,希望有關機制做得更加好。我提出2點希望,澳門人去香港看病,回歸前就更加多,回歸後都有,希望將來香港來澳門看病,將衛生事業做得更加好。現在澳門衛生機構承受很大的壓力,很多醫生要工作到晚上10點,有一些星期六日都要繼續上班,希望未來的日子可以改變這種的現象,醫生需要足夠的時間休息才可以做出正確的診斷,如果診斷措施對澳門市民是不好的,是會受到傷害。

賀一誠:關於符選委說的醫療問題,很多澳門人到香港看病,因為澳門地方小,病例不多,專科醫生留在澳門發展的空間都存在問題,病例不多,專科醫生很難讓他的水平得到不斷地提高。希望留住澳門人,這個是很好的希望,如果有一個好的信譽和水平,大部分澳門人會留在澳門看病,也不願意到香港看病。公立醫院有很大的壓力,在公立和私立醫院存在一定的問題,公立醫院做得十分好,開支不少,占了總的GDP,占了10%,9.26%的,這不是一個小事。現在只是保證在高中以下的學生、BB和65歲以上的長者,中間一段還沒有保障,已經超過80多億的開支,這不是小的數字。大家看回歸的時候2000年只有180億的總開支,現在在衛生的開支已經到84億了。怎樣做得更加好,大家都辛苦,因為政府做得越好,私人醫生就越辛苦。怎樣將這些資源發揮得好,外面的私人醫生的業務不足夠,但公立醫院的業務太重,搞到大家都很辛苦不可以休息。怎樣在醫療制度上,這個是大問題。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和地區可以解決的問題,因為醫療的制度是一個很復雜,怎樣保障65歲和中學以下的學生既得的利益不受損,也可以照顧中段的人可以納入保障線里?在立法會很多議員提出全面保險的提議,在口頭質詢都有提到這個問題,政府持有開放的態度作出研究。臨近地區也進行個人醫保計劃的推廣,也是為了解決大家的醫療問題。如果用醫保制度,我們個人所得稅是比較低還會退稅,在稅制方面調節力度,政府是沒有地方調節,臨近地區利用個人所得稅的空間進行調節,如果你購買這個保險之後,在個人所得稅中進行退稅和減稅,澳門存在這個空間的調整力度是很小。以這個方式來說,我們鼓動不到有關的人進行購買醫保,需要政府通盤研究。政府醫院做得很忙,社區也有很多很好的設備,政府越做得好,有關的私立醫院和私人醫生的壓力會更加大。如果有一個個人保險制度的實施,我們會扶持到一個產業就是私人醫生,將私人醫生納入保險的範圍進行計算,讓私人醫生有一定的發展空間。現在是靠600元的醫療券,有一部分的幫助,幫助不到很多。因為進入公立醫院的醫生門檻很高。在現在的財政下怎樣做好有關社保的可行性,需要做很多對比和研究才可以作出一個結論。我希望如果將這個三者的安排,公立醫院、私立醫院和私人醫生變成社區服務醫生,老人方面的病痛就可以用私人醫生和社區醫生,就不需要全部到山頂醫院進行輪值,可以需要進行有關的研究。


陳家良:各位選委大家早上好,我關注政綱中軟實力的建設,除了指標建設外,在軟實力方面,在社服和文化建設,可以提高居民的福祉。社服界未來肩負的責任會越來越多,在整體上面臨人力資源和行政的問題。如果賀一誠先生的當選的話,怎樣就社服界公私營發展的問題,幫助社服界提升人力資源質素的問題怎樣做到?關於智慧社服的問題,社服的問題,智慧社服是一個方向,一方面可以減少行政工作,另一方面在服務對象方面能夠做得更加完善,第三方面,關注老齡化方面,已經是越來越厲害,澳門的老齡化的人口政策怎樣做得更加好,包括宿位問題和養老保障。有什麼措施讓長者發揮長處,上他們適度地參與社會。

 融入大灣區是政綱的一部分,社服界進入大灣區,可以發揮澳門社服界的作用。

賀一誠:陳家良先生提出的在社服方面軟勢力的建設,未來的老齡化,澳門已經到11%,60萬人來說,有7萬多人超過65歲,但他們不是全部很老,他們只是過65歲,就納入老齡化的計算方式。7萬多人中有很多投入工作,但有一部分的長者,因為澳門的平均壽命長,全部在84歲以上,在這樣的情況下,長者的的照顧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參觀過幾間社服機構,政府投入資源,將長者送到日托,晚上回家等子女照顧,澳門的團體在這方面的工作做得比較好。但長者的比例比較多。澳門是不是以后都有這麼多長者,并不是的,因為這一批長者是80年代、90年代,有大批內地的移民到澳門,他們來的時候是20歲、30歲的年齡,到了30多年後他們進入長者的年代,這些年代而不是千分之九的增長率產生,這一批一下子來了這麼多年,為了澳門的發展他們貢獻了青春,到現在他們進入老年長者的範圍,我們要照顧這一批人。并不是澳門一直是13%、11%,過了十年二十年之後,這條曲線會下降,因為千分之九的增長率是固定,由千分之九點幾到百分之零點一,面對這個問題起碼要有十年、二十年,按照平均壽命要加多20年,20年之後才會回復到澳門正常的長者率的增長情況。我贊成陳先生說到的跨入到大灣區。我想不只是社服為大灣區服務,在大灣區中是否可以為澳門長者做有關的服務。大灣區有9個城市,可以放在近一點,如果在橫琴,是否可以加大在橫琴對這些60、70歲的很健康的長者在那邊生活,又或者有一批長者比較老需要人照顧,在那方面可以找到人力資源去照顧這批長者呢?這些是特區政府要做的。這方面應該要做好這方面的

 你說社服的服務,智慧方面可以減低行政的工作,一定要向這方面的發展,我們有小小智慧但還沒有到全面性的智慧,如果每個長者都安裝監測器是違反私隱條例,在有關的智慧上知道他有什麼可以做到呢?我們可以再研究的,是有手段,比如長者的出入,他幾天都不出門有什麼問題發生,有沒有人探訪他,通過智慧這方面是完全可以。在內地來說對社會房屋有很完善的監測系統,有人拿了社會房屋沒有去居住,幾天就有數據,因為門口都已經聯線,沒有出門是知道的,智慧城市方面內地比我們做得更加好,我們可以吸取別人的經驗,落實社服方面的使用,可以減輕行政上的工作。


梁孫旭:我關注博彩業的政策和賭牌重新競投。不輸入外雇也放在上一屆參選政綱,為什麼上一屆政府不能做到承諾,這些是涉及到很多家庭,以前討論到博彩業的從業問題,會觸動一些人的神經,希望可以做到承諾。賭牌競投可以優化澳門的民生,莊荷的工作很辛苦,怎樣優化工作環境,讓他們有一個好的就業環境,這方面很重要,希望可以加強這方面的政策。旅游業對居民的生活構成一定的影響,怎樣維持旅游業的發展的同時可以優化民生,作出有效的平衡。關注廉政建設,提出一些政策可以推動廉政建設,但仍然出現很多公務員違法違規的行為,怎樣透過有效的措施壓制公務員違法的情況。

賀一誠:關於梁委員提到博彩業的政策,你剛才說上一屆政府,我糾正是現在的政府,現在的政府都是保證可觀不輸入。這屆政府的政策,我補充,政府是一個而已,它要有一個延續性,當我當選之後才可以做表態,今天我不應該做任何承諾,如果我做任何承諾我會受到社會批評,我沒有身份做承諾,我只是候選人,但我認為有關的政策是延續的。我希望大家放心,但現在我不能承諾,因為我沒有身份去做。當你是議員你知道什麼是依據,如果有法律我才可以說任何話,沒有法律依據我不可以做空頭支票承諾。上一屆政府怎樣做的事情,我們會延續,比如在A區建28000的經屋,哪個不執行,這個不是承諾,而是規劃,如果我當選,我認為A區要開始做,如果不做不開隊,不知道有多少人納入經屋的保障線。政府是一個,一定會延續。

 關於博彩重新開投,這個一定要首先立法,這個不可以作為一個候選人說應該不應該開投,這個不是我要承諾的,但可以就博彩中期檢討的時候,就檢討的成功之處和弊端在哪,經過立法會完善法律再開展下一步的工作,這個才是正常的依法施政的道路。

 關於旅游業要有更好的就業環境,剛才所說的,政府來說,關於這方面應該要加強有關的勞工法律的保障,這個是僱員最低的保障線,勞工法律強制性公積金,在基本的權利里保障本地僱員的要求。比如我剛才提出的很多法律的要求,有很多在立法會進行中,比如勞工法的修改,有關最低工資等等,都已經在立法的過程中。職安健、強制性公積金沒有推,非法勞工的監管,這個一直有法例只是執行的問題。工會法都會推。只能在勞動的權益上保障本地居民,在澳門發展上的平衡。

 旅游業的發展與居民之間的平衡,大家都說得很多,如果我們要接待3500萬的游客存在問題,與內地進行協商,在適當的時間是否可以控制,在大年大節進行控制,可以進行研討。不讓游客進來,我們是否可以做這方面的行為呢?日前西藏人大來拜訪我,西藏一平方公里只有2個人,按照他們的人口來說,應該是很稀疏的地方,他說西藏都有旅游承載力的問題,他說布達拉宮前面有很多游客去拍照,但很多地方就沒有人去。我們認為到大三巴去拍照覺得不對的話,我們要平衡這個點,我們與旅游業正在探討這個問題。作為一個游客來說到著名景點拍照留念是人之常情,但對本地居民是造成困擾,如何去平衡這個問題,經過大家的努力我想可以想到好的辦法。

 你說廉政建設出現違規的行為,這個是事實,這麼多年都有,38000人廉潔違規的行為是存在,一定在公務員中樹立廉潔的作風,第二發現違規違法的行為一定要嚴懲,這個是我們的態度。任何公司,不要說公務員隊伍,很多大企業都存在很多這樣的行為,并不是說只是政府的行為,有人的地方一定會存在這個問題,怎樣在法律上加強嚴格管理,去防止和減少這方面的行為,相對來說減低司法上的壓力,不需要這麼多判案送給司法。一定要提高人的素質,我認為公務員的素質是很好,有個別的產生這些問題,一定要依法處理。這個是我的回應。


主席:謝謝賀一誠先生。大會安排到1點結束,還有4分鐘的時間。

賀一誠:很感謝大家,與主席商量只有4分鐘,提問也回答不了,已經1點,在這裡再次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與我進行交流,謝謝主席坐到現在,感謝這麼多選委,在提名期我與大家見面,也交流了很多,今天是假期的時間,有很多朋友打電話給我,暑假時間外出的,今天來不到,希望25號大家都來到,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大家!。

其他最新動態

歡迎在下面留言,我們會統一回覆您的意見,謝謝。

请稍候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Ho Iat Seng Sede de Candidatura
電話 Tel:(853) 2896 6999
傳真 Fax:(853) 2852 0075
電郵 Email:info@hoiatseng.org.mo
微信號: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微信號: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關注微信  獲取最新消息
Subscreva o nosso WeChat para receber as últimas notíci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