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2019年8月10日 賀一誠先生記者招待會(全程文字記錄)

日期: 2019-08-10





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出席招待會,有請賀一誠先生接受提問。請各位舉手發問,并由賀先生示意才可以提問,介紹自己的機構和姓名,有2分鐘提問時間。有請賀先生。


澳廣視記者:延續問過你的問題,有關樓市,搭建公共房屋和私人市場的階梯,實際情況應該怎樣做?看到小尺的樓宇是小一點,私人市場可能是400多尺或500尺左右,是上車盤,已經是1萬多一尺,這是所謂的上車盤,以你的政綱,你的階梯應該怎樣搭建,會不會有一些限價樓的措施?比如新城填海的尺價都這麼高,有什麼措施可以推出?政綱有很多是政府自己的措施,私人市場的措施就沒有提及的,謝謝賀先生。


賀一誠:我的理解有兩個,一個是私人市場大小的問題,一個是如果有夾心階梯的市場尺數,是不是這個意思?私人市場很難干預,不會干預的,作為政府來說不會干預。但填海區是政府的範圍要去做的工作。如果是經屋的,以T1和T2、T3的格式,第一批4000多戶,羅司長說了T1占25%,社會上有很大的反應,認為T1不適合年輕人有關家庭的需要。我認為要研究夾心階層的階梯以年輕人為主,他要生育和要有小孩子,最低應該是T2作為最低標準作為發展空間。



澳門電臺記者:你好,問幾個問題,有一個問題賭牌重新競投是新一屆政府最重要的工作,你的政綱和答問都不想回答太多,原因是什麼?看到過去的經驗,部門和公務員多,這些架構臃腫會不會一樣,連續幾屆行政長官選舉就是一個候選人,有市民擔心認受性不夠,你要變革創新,你有什麼新的措施。


賀一誠:你說賭牌要重新競投,有選委問我的時候我回答很清晰,第一還沒有到期,第二要看中期檢討報告立法,立法之後才看競投,作為一個候選人不應該說這麼多這方面的問題,對現在的博彩業進行監管和希望它健康發展。因為我剛才也強調收入和開支的比例不可以缺乏博彩業的支撐。我不是避開說,暫時不可以說,別人的合同還沒有到期,一定要有法律支撐。


有關公務員的架構,牽涉到3800個公務員,在這個架構來說,再去改革,我不會再增加公務員,我在立法會十年的生涯中看到公務員,有一些部門是缺乏人,有一些人是富裕的人,怎樣調撥兩者的關系,因為公務員還沒有橫向流動或者向其他交叉的轉變,在這個部門一直這麼多人就是這麼多人,可能他的工作很忙又或者很富裕。在這方面做好調查,將缺乏人手部門增加公務員,增加公務員之間的流向,不要做死一個部門,讓年輕公務員在各個部門工作,讓各個部門的合作更加好,因為他理解到別人的部門的難處在哪里,他就讓自己的部門聯系工作做得更加好。是不是一個人選舉的問題,這個是事實,現在是第2、3、4、5屆都是一人選舉。有人問我是不是拿66張就算了我多謝每個選委對我的支持,在提名期我去了70多場的活動,接見70多個團體進行交流,有5000多人出席我十多天的活動。競選期我向不同的團體介紹參選政綱,我會下區與市民進行接觸。關於是不是一個人競爭,這個方式是基本法規定下來,中國單一制度國家,澳門沒有權力去修改,修改基本法的優化是可以,改變這個制度要做很多工作。



力報:600億澳投公司比較有爭議,會不會推到下一屆繼續推行,如果你當選的話,重新諮詢再推翻這個措施。剛才說臨近地區有破壞一國兩制的行為,如果你當選,會不會以臨近地區的特首作為的一個例子做好自己的班底。普選行政長官會不會考慮這方面。


賀一誠:關於600億的投資基金,我在送去立法會之後才知道,因為我已經離開立法會,我已經辭職。這個基金的成立來說,很多年前立法會提出財政儲備的投資匯報率比較低,希望政府參考新加坡政府做一個盈利,當時很多議員有這個的提議。政府在規劃中都有提出這件事,這是什么事,大家感覺沒有諮詢過就存在一個突然的信息。作為立法會來說,在之前我們都做過有關的要求,有關的投資基金不是現在才開始,我們在前年已經成立了一個200億與廣東合作的投資,當時他們政府來到立法會做了有關的交流,是關於投資廣東省200億的資金,首批20億的回報率都做了交流。這次就缺乏這個機制,可以作為參考。投資資金有這麼多儲備,一定要小心,現今并不是一個適當的投資年份,因為國際上的變化太多,并不是這麼容易投資就有所回報。這方面來說,我認為要以保守的方式處理這件事。政府是在法律上撤回,如果這間公司在世界各地的投資環境成熟的話就將我們的錢用得好,用得有保障的情況下值得探討。新加坡塔馬試(音譯)公司做得最好是房地產的投資,在蘇州的生態園都放了很多資金投資,他們有人才和投資方向,所以他們的回報率就世界這麼多基金來說他們是最好的,但今年來說很多基金都是虧損,包括香港去年的回報率是很低,因為國際的形勢太大了。在現在的情況下,要以利益保守為主,會不會再成立這個基金,之後再研究,但一定要保守、安全的做法。

 關於你說到一票選舉,我已經答復特首普選的問題,存在普選的方面,翹(音譯)先生在2012年來到澳門有介紹這個,基本法的來源是中葡聯合聲明規定立法會比例制的關系,行政長官普選是我們的目標,不是澳門不可以,這個是目標,什麼時候做到,我不可以做任何的承諾。



澳門電臺記者:午安,我是澳門電臺的,你的政綱中說到怎樣推動民主,包括行政改革、推廣長官委員會議員進行調整,可以說多一些嗎?另外也說到政府就香港逃犯移交條例撤回,你怎樣看,澳門在這方面有沒有相關的,政府是不是因為香港的情況而撤回600億的基金呢?


賀一誠:在我的政綱中說到有關施政構想是有序地推進民主發展,建設廉潔高效的制度等等。我回答了2個記者的關於選舉的問題,我回答得很清楚,再回答也是同樣的,我不想再回答浪費大家的時間。我參選政綱加大有關的選舉委員會,我還沒有這個考慮,我的政綱沒有寫這方面的要求,我剛才說到中國是一個單一制的國家,雖然澳門在基本法有規定有三部曲,有立法會議員等等制度,但一定要記得中國是單一制國家,基本法要走的程序,并不是立法會就可以改變制度的問題。剛才我說了普選行政長官,這個是目標,不會說沒有的,這個是我們的目標,并不是現在立刻可以做到的,這個是政制的改革,不是立法會澳門可以做到,希望你理解中國的制度。第二點來說,關於香港有關的逃犯條例,我上次記者招待會也說,香港發生的事件,香港特區政府有能力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解決這次的事件,我在這裡不會做任何的評論,我希望盡快恢復平靜。會不會因為這個事件將600億的基金撤回,有同事問過這個問題,當時基金的來源是怎樣的,我們當時是怎樣上的,是不是撤回來說,這個是政府考慮的問題,我不可以代替政府去猜測,我認為政府聽了市民的意見後撤回有關的工作。


記者:問反貪污的問題,我相信賀先生都了解到這個社會對澳門貪污問題的關注,600億一出來大家就說不諮詢,是不是利益輸送,這個是對政府沒有信心的,剛才你也說到,廉政公務員一定要做好,錢為什麼又出現,這個是信心後。你上臺之後,會不會恢復市民的信心,不再分餅子不再分豬肉的問題。


賀一誠:謝謝你提問,公務員一定要廉政,一定要經過實踐和施政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信心,并不是我自己說你們對我有信心就可以,如果我當選也不會這樣說,但我希望我在澳門生活這麼久,我在行政會做過,在立法會做了這麼久,我的性格和人不會做這些分餅子和豬肉的行為,我一定會公平公正處理這些事,如果不是我就不會站在這裡受大家的問答。



澳亞衛視記者:問夾心階層青年上樓的問題,現在的政府提出建立新類型的房屋這些問題,說了很久只是問樓梯響,當你當選後,這些工作會不會耗費時間的工作,如果是這樣的,賀先生有沒有短期的措施幫助到青年人或夾心階層快一點的上樓。土地供應的問題,經屋會有輪流,但市民擔心空有輪隊,但沒有公屋,你會不會推出某些制度。你剛才說到60多個局長太多,你重組的架構的時候會不會真正落實高官問責的問題。


賀一誠:有關夾心階梯的問題,已經寫在參選政綱中做研究,為什麼要研究,我回答選委的意見都說得很清楚,A區28000的經屋不開隊,不知道有多少資源可以照顧到夾心階層,我一定會做夾心階層的工作,一定會推這個法律。就我在立法會的經驗來說,不應該會脫很久時間,只要有草稿很快送到立法會。A區要全部開隊,經屋滿了之後,A區還有4000個有關私屋的保留,這些是不是給夾心階層。是不是常態化?社屋基本上是足夠,社屋不需要再增加了,應該是充足了,有望廈和發電廠這2個地方,社屋基本上解決了,因為社屋的要求門檻很高,都可以常態化申請。經屋來說,如果有夾心階層出來的話,經屋會逐步減少,按照經屋的折舊方式,現在還沒有推出,如果有夾心的話他們會買夾心。這個必須要進行,如果不是的話不能解決青年人的置業問題,也解決不到青年人去創業的問題。不只是居住的問題,如果不是有很貴的私樓的情況,他們兩夫妻起碼有一個人可以出來創業,現在我們缺乏創業的人才。

我做了19年人大常委,我經歷了國家很多的部長再到26個部長,我是知道利弊在哪里,國家有對比,我全程參與2個階段,將大部拆小部,現在又分成26個部長。現在有這麼多局,我個人來說認為有過多的情況,但現階不會動,一定要理順有關的功能,要先立後破,立好法律和職責才進行有關的條件,不可以先破而立,這樣就會亂,不可以將有關的澳門公務員系統和對市民的服務有所損害。所以我要想清楚,在參選政綱中我會成立一個部門,這個不是一個局,而是成立一個部門去研究這個問題,研究哪些可以合并,哪些合并有利,哪些是沒利的,不可以隨便碰。63個肯定是足夠,但不會再擴充,這個我可以保證不會再擴充。但怎樣調整得更加好減少行政工作和提高效率,這個才是便民和便商的。還有一個問題?


記者:會不會真正地落實高官問責的問題。


賀一誠:我已經說,坦白來說,每個局都有組織法,因為他的權限是來自與很多司長的授權,司長授權來自與行政長官的授權,在行政授權的制度上會做研究,這個是回歸前到現在,已經用30多年。授權有2種,一種是法律上的授權,立法的時候已經規定,另外是職責有關行政上的授權。我們要理順這方面才可以真正做到有權有責,才可以科學地做一個歸責問題。很多授權者不是上級授權,當授權機制做得好,按照基本法的框架,司長有司長的職責,行政長官有行政長官的職責,局長有局長的職責,自己有自己的職責,如果他犯錯就可以自己問責,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要一級級地簽名,到有問題問責。按照基本法不是這樣的布局,當時保持穩定就延續這種做法。之後來說走了30年值得檢討,如果這個制度是完善就不改,如果這個制度在權限制度上有問題就要完善。這個是我個人的看法。



澳門日報記者:看到你的政綱中有很多的內容,沒有提到現金分享,假設你當選後會不會延續現金分享政策或者分享經濟成果方面有什麼想的想法。


賀一誠:這個是行政行為,退稅這些都是行政上的行為,所以我沒有寫進去,現金分享也是一樣。大家對現金分享有很大的期望和意見,老居民認為不居住在澳門的人不應該有分享的制度。現在是一刀切,有澳門身份證就可以分享,但不分享來說,怎樣來劃分界線,如果不在澳門居住就不分享,如果居民到大灣區居住呢?是不是不分呢?很多老人家是不是不願意到大灣區居住呢?這個值得探討,這個制度已經走了十年,怎樣做可以讓大家更加高興,對底下層的家庭有一個很大的支撐。任何一個政府既有的福利很難取消,但怎樣做得更加好,我們要計算行政成本,怎樣用這個行政成本劃分這個人在哪里,怎樣去定義。臨近地區已經嘗試,為了幾千元行政成本還高一點。并不是簡單切了不在澳門居住就沒有,但有人回到內地才有人照顧,他一直在澳門工作,他回到內地就沒有,我們要做詳細地討論,要評估行政成本和實在的成本之間的問題。世上沒有絕對公平,但又不可以不公平。我們可以做到公平的話就做到公平。這是我的回應。


蓮花衛視記者:這麼多年你在施政方面的欠缺,你做了特首,你和智囊團的施政方針與市民的意見不同,你會選擇強制執法還是遵守市民的意愿。土地資源方面,下一屆政府的土地資源比上一屆都多,你在政綱方面對土地問題都很堅決,你有沒有信心讓土地問題得到解決。


賀一誠:我自己沒有做過行政的,我在行政會做了5年,在立法會做了十年,在澳門來說我沒有行政的經驗。但我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有19年經驗,這麼大的國家行政工作和改革工作都存在。看到的GDP90萬億,澳門只是千億而已,很大的不同。但都是依法施政。如果我的決定與市民有差異的話,你站在哪個方面?我想每個政策要加強宣傳,市民可能看到短期的影響,將我們會將這個問題透徹地說清楚中期和遠期。如果做輕軌每個人不要在門口過,但站一定在門口方便上下班,這個有沒有可能,沒有可能的。氹仔段已經開了,噪音是多少?有這些科學數據說清楚澳門的市民可以諒解,最主要將施政的方向與市民溝通,清晰說多一點。澳門的市民會諒解。作為一個政府解決當前的問題,不是考慮今后和長遠的問題,永遠是解決不到。昨天有關的團體跟我說,狗場要建很多學校,是不是要解決交通問題,鏡湖殯儀館前面的路很順暢,但開了學校之後,那條路可以承受到嗎?都要總體規劃出來之後要做,現在為什麼要做架空天橋,但你會解釋,以后這裡會多幾千個學生的上下課,讓市民了解,最重要是將施政的說清楚,我認為我可以說清楚。土地問題,中央給了填海,按照中央的批文寫所用,不會作為商業所用的。會不會只是一個口號?你拿現在來比,填海已經完成了,很快就會進行的,新一屆政府在A區很快實施。以經濟的角度來說,明年、今年、下半年都不是一個好的經濟年份,博彩業和其他產業都在進行中但可能是負增長,怎樣保持澳門經濟穩定,現階段來說應該要抓住機遇,抓好經濟來調控,大力地發展有關基礎建設和有關的樓宇建設,到2022年或者新的博彩法出來,或者有新的賭牌公司有新的發展機遇,我們已經完成大部分的基礎建設,這樣就會交叉,就不需要集中在一起搞基建,這個是一個問題。



記者:要加強與立法會的關系,過于強調合法,要積極地接受立法會的監督,有沒有構想強化對政府的監督功能?


賀一誠:我自己做了十年的立法會,政府的稱呼我都要接受,做得不好,市民怎樣稱呼我都會接受的。立法會的工作與政府來說,相互之間的制約和監督,我自己認為在這幾年加強了很多。大家看到麥瑞權議員就財政方面的意見提到很中肯,有哪些做得不好。大家對我的采訪中我每年都會提出,立法會和政府的關系,我自己在立法會十年的經驗,我會加強配合,立法會的監督我會很重視,我當選會重視立法會的監督。市民上的意見和立法會議員質詢所做的比例是一樣,他們所提的問題。立法會議員在提出的問題都是貼近市民的民意民情,在這方面來說我們會加強立法會的溝通,他們的問題是市民提出的問題。我們會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我自己做過立法會做了十年,我知道哪些地方困擾立法會,哪些地方是配合得更加好。在這方面我當選的話會做得更加好。



TVB記者:剛才的答問大會,你覺得自己的表現是怎樣?剛剛有20個選委提問,他們問的問題和表達的意見,會不會讓你考慮更改政綱的內容?謝謝。


賀一誠:對自己的表現是大家評議,不是我自己說到,永遠沒有滿意,坦白說,自己一直在檢討自己不足之處,要查找自己的不足才有提高。他們提出的問題與政綱有沒有差異,我的政綱符合他們的提問,但我參選政綱不可以這麼細化,我不是政府,我只是做一些具體性的想法,我不可以說要修改什麼,我只是一個候選人,但我當選後,我會就施政方針進行具體發表。



港臺記者:行政改革方面,3800多個公務員不會再增加,這個不增加是多久,你5年任期不會增加嗎?還是有一個時限性。很多大學生畢業選擇是公務員或賭場,如果你不增編,你有沒有第二方案幫助青年人選擇一些好的職位,高薪厚職。你說對年輕人要好一點,在香港方面年輕人步伐很快,政策改革走得太慢,你擔心年輕人走得太快,我們太慢而有香港的情況呢?


賀一誠:38000公務員是天花板不應該加,說的編制不增加,但每年都有人退休,有退休就可以增加青年人參加公務員,我代表是編制不增加,而不是不增聘公務員。編制是有固定人員的編制,但有一個退休規定,每年都有很多公務員退休,當你退休就會開一個門口讓年輕人進行隊伍,而不是在編制上增加,增加到4萬多一個公務員,社會上不會接受,這個是太多,只有65萬人口的社會,這麼多公務員,比例已經是頂點了,我個人認為。但怎樣調撥公務員。關於政制的發展,并不是澳門單向可以作為有關的發展制定,在法律程序上有3部曲,還有2部曲,雖然是行政長官寫信,中央批復就可以,但中國是單一制度,政制發展一定要中央之下才可以轉變。會不會發生臨近地區的問題,只要坦誠與年輕人面對他們的問題,解決他們的問題,我想可以引以為鑒,盡量避免。



華僑報記者:今天答問大會提到,回歸初期,政府開支150億,現在是過一千億,你也提到公務員的編制不會增加,也提到現金分享,你說經濟今年和明年也不太樂觀,政府是怎樣開支,過去政府的福利是增加,比如行政費用各方面都大,你的方向是怎樣的?


賀一誠:正如你所說,福利來說每年都會增加,這次我在參選的政綱中,我沒有提出改善民生,而是優化,我感覺現在的福利在臨近地區來說是不低的。澳門來說,65萬人口開支到1033億,香港700多萬人口3000多億,倍數與我們差異很大。優化現在的福利和開支有沒有浪費,有沒有資源的錯配,這個是所說的優化。優化應該要節省就節省,應該要優化就優化,每個錢就物盡其用。我在十年的立法會中看到各個部門的花錢,是一直加大,每個局每個地方都加大了開支,但怎樣去節制,有關的政府應該做好有關的節制。對貧困的,對本身福利不扣減的情況,用什麼方法優化資源。傳媒都說了很多次,購買一個垃圾桶都很貴,這些開支是不是應該要浪費。我希望是優化,而不是減居民已經所得的福利,這些沒有人敢去減,現在去減福利不是好事,既得的福利不可以減。在這麼大的開支下,應該節約的地方要節約,將錢用得更加好,用在刀刃上,這個才是我們的方向。



記者:因為香港發生了政治的危機,閣下對香港的行政長官有什麼建議可以解決現在的政治紛爭?基於現在香港的情況會蔓延到澳門,或者會影響澳門的經濟?


賀一誠:已經說過了,香港的事件我會做任何的評論,我沒有水平建議香港行政長官怎樣解決這個風波,我也不做任何的評論。你說香港的事件是否會影響到澳門的經濟,肯定會,在旅游入口的方面,消費方面都有影響的,兩者之間有關系,很多旅游團是經過香港過來澳門的,來到澳門進行旅游和參觀也好,現在是減少,這個是直接的關系。很多傳媒說到,現在是一個新的沙士情況發生,澳門經歷過沙士,很多賭場和酒店沒有客人,現在還沒有這個階段,如果香港還不穩定,下半年我們會面對很大的危急。這個不可以輕視,這個風波還沒有平息,但我相信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這個能力去平息。



濠江日報記者:看到你的參選政綱,以協同奮進、變革創新為參選理念。政綱中說到,你提出了5個施政構想,提升公共治理水平,發展經濟和民生措施。這次政府過去十年提到發展經濟改善民生,2者有差別。公共治理水平作為首要,為什麼有這樣的構想,是不是覺得重要一點?


賀一誠:在我們的團隊中討論了很多次,將民生放在第一位,經濟放在第一位?將提升公共治理水平放在第一位?與歷屆不同。這十幾天聽到很多基層團體、市民、福利團體、社服團體、公務員團體等等,他們都提出公務員架構中存在的問題,比如說建築業,這麼多樓宇建不起來,為什麼沒有樓宇賣,這是什麼問題,等等的問題都存在。我自己認為,要自我革命才是最重要,自身革命,如果我當選,政府是一個基礎,是民生的基礎,一年花這麼多錢,為什麼大家還這麼不開心,市民不開心、政府也不開心,個個都不開心,所以要查找自身不足,因為整頓。公務員隊伍自己也提出很多問題,這個是存在了應該要改革。這個不是浮面上的改革,一定要從根源找出問題,找出問題後梳理後才進行改,不會說現在立刻改,因為你沒有梳理問題,知道根源在哪里,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在法規上的問題,還是部門指引上的問題,這些都要查清楚,搞明白。才可以在法制和體制上改革。任何的民生都要靠經濟的支撐,沒有經濟,福利和社會怎樣發展,將經濟放在第二位,中間是優化民生,兩頭都要照顧,民生的工作放在中間,而不是不重視,前面2個地方做好了,有了便民便商的環境,減少了大家的麻煩。當這個政府做到服務型的政府之後,投資就會增加,別人就會來參與我們的工作。第三,當經濟好了之後,福利相應有所保障。這個是我的認為。



記者:賀先生說到檢討賭牌要首先修法,你在立法會這麼多年,你覺得應該怎樣修法,剛才也說中小企人力資源,你還關心哪些問題應該要健康發展,你強調澳門博彩業要健康發展,你覺得哪些還不足夠健康。


賀一誠:當年立法的時候已經放了很多心機,2003年的時候還沒有這方面開放的經驗,現在檢討還有不足之處,當時還是比較好的法律制度,如果不是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臨近地區開賭來抄我們的法律。我們在中期報告中列出很多問題和存在的弊端,我們的放數是不是合法,也加了行政法律修改,會不會引起不健康的情況存在,這些是要考慮的問題。在中期報告中都寫得很清楚。所謂中期報告,這個是政府做出的中期報告,在這個中期報告中進行有關的修法工作,修法工作之後,就應該可以稍微將不健康之處,你說什麼是不健康,我已經說了,負面新聞也有,我加了一句話是不要影響到青少年。如果不是的話,我們不希望在博彩公司工作的人到第二個博彩公司賭博,我們拿其他的法律去補充,在法律上完善這樣的機制,對青少年等等。比如角子機在社區中不能開設,也是用其他的法律支撐不可以開。這些是所產生的副作用,有關的副作用應該在完善的法律框架下進行,這個是修法的方向。



上海東方記者:我想問的問題,剛才說到大灣區會有很多措施,也為澳門帶來很多的機遇,我想問一下,與中國內地城市交流的情況下,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是不是有很多的機會,有上海的市長來到澳門交流,也簽訂很多合作協議,也說本來可以舉辦第一屆戶外合作,未來你當選後,與內地城市之間的交流會不會有新的想法。


賀一誠:感謝上海朋友提出的問題,你說澳門有什麼變革創新的機會,在大灣區中,國務院批準上海自由貿易港的片區,這個是澳門創新的機會,在國務院的批示中,上海片區的自由港,資金、通訊自由,全部是很自由的。這方面來說,在澳門這麼近的橫琴,拿到同樣的制度,對澳門是很大的支撐和發展機遇。這個是對大灣區創新的想法,因為有國務院上海片區新的批示來說,在這個片區的試驗點做得更加好。上海和澳門的合作,長三角是中國重要的地方,長三角上海、安徽、浙江是一個整體,互相配合,在地方立法上都做得很好。很歡迎上海的高科技產業,利用澳門自由港有關的優勢,你們有你們的自由港,我們有澳門的自由港,兩邊的自由港發揮相互之間的優勢,這個是期望和希望。你說市長再來開會,現今的政府與他保持很好的關系,上海是大阿哥,體量大,澳門是歷史悠久的開放城市。



澳門日報:我想問一下,你的政綱說到希望公平正義,推動民主建設,但很多市民對只有400人的投票特首選舉制度是有不滿意,你當選後會不會向中央政府爭取政制的改革。


賀一誠:我多次回答這個問題,400人選舉,我作為候選人是尊重這個制度,如果我不尊重就不會站在這裡。你說會不會向政府要求,我們是單一制國家,任何制度的改變都要與中央商量,這一方面我們會爭取,但不可以做任何的承諾。我在全國人大常委工作這麼多年,我知道程序怎樣走,我們一定會向前發展的。



記者:澳門是一個世遺城市,在現屆政府處理不少公共項目和私人項目中出現了保育和發展之間的參與。比如東望洋行的超高樓,有一些民間團體到法國巴黎的告狀,未來針對這些爭議,你有什麼方法和實際行動去加強世遺的保育,避免爭議發生,保澳門世遺城市的稱號。


賀一誠:澳門申請世遺,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你提到東望洋的樓宇,我們也遵守了世遺了,拿了世遺之前已經是批準了建的,當時還沒有進入世遺,他的高度來說,世遺是沒有意見,現在已經減了差不多一半的高度。對于青洲山也好,這個問題對于文遺法有沒有進行諮詢程序,這些是城市規劃的工作,哪些是世遺名單里,怎樣去保護,在城市規劃中要共同做好這一點。作為一個行政長官都會保護澳門的世遺歷史,這個是不可再生資源。如果這個資源都破壞了是不能恢復。對這些非世遺規定的地方應該怎樣處理,這個要共同去看,如果這個樓宇不能拆又爛怎樣做?世遺就有資源做,非世遺的房子沒有資助去做,那應該怎么辦?應該要維修就要去做,不可以一刀切說什麼都不可以。



記者:關於你在宣讀政綱的時候,會保證一國兩制不會受到任何的沖擊,什麼是一國兩制不走樣呢?有什麼措施讓你保障到一國兩制的原則不走樣,可以做呢?


賀一誠:回歸20年,特區政府在一國兩制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別是澳人治澳方面,我們與中央的關系方面做得十分好這一點非常好。走樣?什麼是走樣?比如臨近地區某個行為已經是走樣,已經碰到中央的三條紅線,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徽、國旗,任何國家都不允許發生的情況,這些是走樣。澳門來說,我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我們應該要加強教育,加強學生的歷史和現今的對比。這一方面是對一國兩制最好的貫徹,最好是按照基本法,每一個都按照基本法。我在立法會這麼多年,看到法律與基本法有沒有抵觸,如果有抵觸就通知政府,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到與基本法有抵觸。政府做得很好還沒有抵觸基本法。澳門落實基本法是可以的也是十分好的。



記者:世遺是澳門不可再生資源,習主席說到金山銀山不如青山綠水,你怎樣看路環開賭,現屆政府也做環境分區,但現在都停了下來,你覺得應該怎樣做好環境保護呢?


賀一誠:現在路環現在開賭嗎?


記者:開島,都市化。


賀一誠:路環現在是一個島,現在是一個半島,與氹仔連成一體,如果沒有部分開發,沒有石排灣,居住不到這麼多居民。怎樣平衡,當然不希望路環好像氹仔這樣城市化,希望可以有一個沙灘這樣,我看不到有什麼理由進行大量的開發。石排灣這個基本已經完成有關的住宅區,解決澳門居民的居住所求。如果沒有石排灣容納不到,八九千戶基層市民的需求。再大的開發,路環不存在大開發,因為有填海區,有很多年的開發,澳門是不是真的需要這麼多房屋。澳門已經有70%的居民都有自用房屋,現在欠缺的是多少?其他都有很多數字,但這個真的心中無數,到底現在有多少房屋是沒有數,如果一戶一間房屋是超過了,但一戶要有2間是不可以。發展夾心階層應該是自用,而不是投資的。如果計算上投資的話,這個數真的不懂計。澳門與內地不同,內地可以限購可以做很多行政行為,澳門是不可以。路環現在來說,再發展的機遇大家要慎重考慮,首先發展好填海區,中央給我們350傾的土地要發展好。



中央電視臺記者:有一個總結性和前瞻性問題,今年是澳門回歸20年,你對澳門回歸20年以來的總體的評價,站在歷史節點上澳門發展的機遇和趨勢是怎樣?你有什麼看法?


賀一誠:澳門20年的發展,中央已經作出很具體和正確的評價,對20年的發展作出很肯定的成績,這個是對20年的看法。未來在這個節點上怎樣發展得更加好。在6月18日在記者招待上我說,這個10年或者20年有大灣區的發展,有大灣區發展的情況下,可能有黃金十年或二十年,一定要抓住機遇,發展大灣區和澳門共同的發展的機遇。上海東方電視臺的記者問過,我就用上海的自由貿易港作為例子,如果橫琴拿到這樣的政策,我們的發展比較大,橫琴都有100多平方公里,一個城市發展100多個公里都要十年,現在我們發展了多少平方公里?一個城市發展,每一平方公里投放的資金量是多少,心中有數。橫琴給到澳門共同發展的話,這個就是黃金機遇,希望有這個機會。



澳門特報記者:有一個問題,我心急問了,應該在25日當選才問的,有傳言說你因為年齡問題,只做5年,不爭取連任,你有什麼看法?


賀一誠:沒有什麼看法,因為我還沒有當選,第二來說,你問我5年之後事,我又不是風水先生,之後事之後再說,如果5年做得不好,不要說自己想做,別人都讓你落臺。



鳳凰衛視記者:你說改善政府管治,有一個重大的行政問題,各自為政,或者一些工作溝通得比較慢,你有沒有信心團結5司呢?你預計哪些範疇的司長會留任呢?


賀一誠:存在的問題已經聽了很多年,跨司的部門一直在立法會聽了很多年。你說是否可以團結五司,我有這樣的能力,我聽大家的意見的人,不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只要他們將問題坦誠無私地拿出來公平地,一定可以會團結到團隊。哪些司可以留下來,當我到25日之後才會考慮這些問題,我現在沒有任何考慮,還沒有當選就考慮是不應該的,當我當選之後我會考慮。



記者:我想問,你是非常善于接受意見的人,你有沒有考慮過當選後有更多渠道與新聞屆接觸,面對面,會不會引入更多方式與媒體見面。


賀一誠:大家對我很好照顧,在立法會的記者招待會,我沒有中途離開,讓大家問得滿意為止。我不再做這個位置,做新聞發言人會不會開心,我沒有稿子,我用心說話,我心理想的就會說,說得不對,希望大家指正,這個是我心里話,是我的作風。如果就像立法會一年一次的總結沒有問題,1.5小時站在這裡任你們問都可以,我已經65歲了,我還怎樣改性格。在立法會記者問我,我一定會說,我會說明問題。除非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我就說這個問題我沒有研究說不出來,如果說得出來的問題就一定會說清楚。沒有需要回避,大家都是為了工作,當你們將我的信息帶給社會,增加了透明度,增加了對立法會的理解,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TDM記者:我想問一下,政府會不會重新提一下關於司法援助的方案,因為一些問題而撤回了。關於工會法未來的政府有什麼看法?


賀一誠:司法援助不是那個,而是司法互助的條例,司法援助是對貧困的人援助,不知道是不是翻譯的問題。我們會交給政府,三地是不同的法律制度,香港、內地、澳門是2個法系,我們和內地是一樣是成文法,我們是熟人制度,一個內地人在內地犯法,就可以在內地進行檢控,當這個人還沒有抓住回到澳門,按照澳門的刑罰進行有關判決,澳門人在內地受到判決,經過司法互助回到澳門受到法律制裁。普通法是在哪里犯法就在哪里判,香港這次是應該回到臺灣回到判決。這個是基本法的原則。這個是屬地原則,你在哪里犯法就在哪里判決。3地之間怎樣聯系,我們是屬人,香港是屬地,香港人來到這裡怎樣,內地人來到這裡怎樣。3者之間還沒有達成共識,希望政府暫緩這個法律。會不會重啟?現在比較麻煩一點,我理解不到普通法的原則,成文法我們是屬人制度,澳門居民不會送到其他的地區進行有關的審判,但會接受有關的檢控書經過澳門的法院提起訴訟。



記者:想了解參與政綱中,探索專才輸入政策機制,與現在的人才輸入方面會不會有新的想法?之前貿促局就人才輸入有問題,將來怎樣避免同樣的問題出現。


賀一誠:澳門是缺乏人才的,如果不是的話,很多的產業都做不到,比如科技產業。澳門有這個條件吸引到很多科學家到澳門,因為個人所得稅的問題,生活環境的問題,自由港的問題,資金充裕的問題。我們要做好真正人才的引進,貿促局的問題已經發生了,應該要引以為鑒,這一版要翻過去,不應該再有這些問題發生。對人才要尊重,如果沒有人才發展不到澳門,永遠只有博彩。我認為大家要有一個開放包容的心態,吸引真正的人才,要有透明,這個是真正的科學家,真正為澳門做到產業變化,這些人才不可以拒絕於門外,你不要別人要,要爭取這些人來澳門,適度多元發展。



主持:謝謝各位傳媒出席,再次謝謝記者的提問,謝謝大家。

其他最新動態

歡迎在下面留言,我們會統一回覆您的意見,謝謝。

请稍候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Ho Iat Seng Sede de Candidatura
電話 Tel:(853) 2896 6999
傳真 Fax:(853) 2852 0075
電郵 Email:info@hoiatseng.org.mo
微信號: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微信號: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關注微信  獲取最新消息
Subscreva o nosso WeChat para receber as últimas notíci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