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8月25日 行政長官選舉候任人新聞發佈會(文字稿)

日期: 2019-08-27

賀一誠多謝各位傳媒,好高興今次又可以與各位傳媒再一次會面,大家有什麼問題隨便提出來。


【新華澳報】
記者﹕賀生你好﹗想問下可能大家比較關注的問題,是你上任之後的班底,司級官員班底的問題。另外想再問多一個問題,現在大家都關注粵澳大灣區合作這個問題,你以後會有什麼政策?

賀一誠﹕多謝﹗好多謝各位選委有關的投票,使我可以作為第五任行政長官的候選人,其實還有一個程序(未完成),就是經中央同意後,發了證書,才正式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所以我是應該要考慮司級官員。前陣子有很多傳媒朋友問我有關司長的問題,我說一定要一步走完才走下一步,當今日的工作完成了以後,讓我休息一兩天,我就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時間上還是充裕的,我可以在這段時間內,多聽取社會的意見,再去進行有關人選的選擇,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來說,我已經在座談會跟各界說得很清楚,大灣區賦予我們機遇,澳門都是大灣區之一,那麼我們如何與大灣區的九個城市及兩個經濟特區,去完成這個使命,去做好這個大灣區,有這個責任。大灣區來說,澳門是當中的十一分之一,我們是可以出去按照我們自己投資的意向,去各地進行適當的投資,辦科技的就去有關科技的城市,辦農業的就去有關農業的有關基地,辦家電的就去辧小家電的基地,辦西藥的就去西藥的基地,辦航空業的就可以去珠海這個基地等等不同的方向。同樣來說,他們對澳門有關的長處有什麼興趣,我們歡迎九個城市、連同香港,都來我們澳門進行有關的發展,這個就是我的看法。


【華僑報】
記者﹕想請問剛才也有同事問到關於司長人選方面,好多人都關心,好多公務員都很關心將來誰會是他們的上司,我們對此感到關心,因為你在競選時聽到了這麼多的社會意見,有你自己的施政構想,有哪些人可以幫到你去落實這些﹖因為並不可能全是你一個人去做的,班子是很重要的,你說要多給你幾天去想人選,但在你心目中,是應該想有一些什麼人,要具備什麼條件,或者你覺得有哪些人是適合你去選擇的,適合你的﹖你做了那麼多年立法會主席,跟不同的人都已經打過交道了,現任這幾個司長,有哪些在你心目中是可以的,而有哪些是你希望換成新人的?就不把名字說出來,可否也說說你心目中所想的?謝謝!

賀一誠﹕多謝你的提問,我想你最主要說的是選人的標準是什麼,人名你叫我不用說出來,我當然不會說了,所以選人的標準,我個人認為司級領導來說,第一,廉潔;第二,執行能力,這是最重要的;第三來說,是到底願不願意與市民溝通。這幾點是作為澳門要進行服務型政府必須的官員條件之一。再下一步,當選了以後,由司長來共同研究有關局長的事項,這個是我對你的回應,但是不要那麼着急,給我一些時間,我在前一陣子真的沒有考慮,因為我要聽意見。社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有些會說把誰留下來好,有些又會說把誰留下不好,有些又會說全部也不要留,很多不同的意見,這是社會意見,要經過我自己做分析,要分析他們到底的執行力是怎樣的,我們有他們這麼多年來的記錄,我們可以看到社會對他們的反應是怎樣的。我自己在立法會已經有十五年的工作,也是十分認識這班官員的工作能力。心中不是說很有數,但是還是心中有些數的,再加上最近在社會上聽到很多反應,我想在這一方面來說給我一些時間吧,結合了這方面,而執行能力又強的、又廉潔的、又有效率的,又符合我們服務型社會的官員,為澳門市民服務(來作為班底),多謝!


【新華社澳門分社】
記者﹕我想請問的,是澳門正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並且正在加速融入國家發展的大局,澳們與國家也陸續出台了非常多包括澳門居民在內地居住、生活、就業的一些措施,我想請問一下下一屆政府,會不會繼續推出一些有利於澳門居民在內地就業、上學、醫療的一些優惠措施,謝謝!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關於你所說的問題,現在的政府已經正在做就業、醫療、學習這三個大的範疇裏面,政府也正在大力推廣中,與內地有關的市、有關的地方都給予我們幫助,一起共同去為澳門居民在內地,特別是大灣區居住,做了相互的聯繫及落實。隨着澳門居民與內地加大的融合,兩地的交往是必然的,內地的政策也一直在調整中、寬鬆中,澳門要把握這個機遇與內地更好地結合在一起,例如我們在橫琴,於近一點的地方建立我們的養老事業,讓我們退休人士生活更舒適等等,我想特區政府是一定要做好有關舖墊的工作,服務好這批市民。


【有線電視】
記者﹕想問關於票數方面,對比上屆的選舉,上一屆崔生取得了380票,你今次取得了392票,取得這麼多票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代表澳門市民也很同心地支持你?另一個問題,是大灣區十一個城市有一個協同作用,但是現時十一個城市裏面,其中香港遇到反修例風波,你之前也有提過可能會影響到一國兩制,你覺得其實對於澳門的影響有多大呢?你有覺得在未來上任之後,如果風波仍持續的話,如何可以將風波對澳門的影響減到最低?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關於票數高,很多謝有關選委今天對我的支持,所以我在前日有記者傳媒訪問我時,也有提過兩點。第一,你說我票數高也是不能驕傲的,也不是說所有市民都持有同一個看法,但是我要做好我自己的工作,今日的票選高,可能是對我的參選政綱有一定的認同,所以我要落實我自己所提出來五個方面,我想做到的工作,要逐步去落實到,這個是我對你們有關的承諾。票數多少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鞭策,第二來說因為有九個城市,加上香港及澳門十一個城市在大灣區,灣區是要發展的,風波始終會停止,再大的颱風都會過去的,所以我認為香港的風波對於澳門來說是有些影響的,特別是旅遊業,現時香港也有很多酒店,都說要開始要放大假,要減低價錢去作補救,所以澳門來說,我們的導遊業、我們很多的行業都是受到影響,當然別人(香港)的影響對我們來說是必然的,但是我們要先做好自己內需的工作,我們自己與九個城市的合作,這項工作不會因為某一事件而拖慢的,我們會加快這項工作的,多謝!


【無線電視】
記者﹕首先想問的是之前賀生有回應過關於會不會派錢,以及會不會開放賭牌的問題。你今天當選了,想重新問問下一年的施政報告中,澳門會否繼續派一萬元,或者會否加碼呢?在賭牌方面會如何去處理呢?

賀一誠﹕關於派不派錢的問題,我上一次都講過,對於基層市民來說,這是一種分享的形式,這麼多年行之有效。只是澳門居民有一個觀點,在外地的居民應不應該派而已。澳門居民大部分認為可以進行這個工作(派錢),因為對基層居民是有幫助的,對中產、有錢的幫助不大,但是如果分級派發,可能行政費用更大,鄰埠已經有這方面經驗,我們行政方面要再三研究一下。但不會有很大的變化,因為這次只是換屆,是行政長官兩屆任期滿了不可以再續任,所以需要新的行政長官去接任,但是政府只有一個,特區政府已經運行了二十年了,可行的政策應該延續,堅持執行。政策如果有些不足之處,我們要去聽社會意見,進行修改,這個就是我的方向。另外一個關於賭牌的問題,我上一次都有提過,賭牌有一個中期檢討,投不投,是否公開投,都要等法律修改之後才可以做,這個不是行政可以決定的事務,好嗎?謝謝。


【華僑報】
記者﹕想延續之前的問題,關於五名司長人選,你剛剛說沒有問到開名,如果我現在問你能否開名,你方不方便開名?這是第一個。第二想請問現任的五位司長是否有機會留下?還是會是一個全新的班子呢?司長的人選會在公務員的體制裡面挑選還是外界,即社會上選呢?另外就是市民都非常關注,關於衣食住行、安居樂業,你有什麼承諾能給澳門的六十多萬居民,謝謝你。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剛剛已經有位傳媒問了這個問題,已經很清晰地說了,給點時間我,我就不會開名了,但是要給些時間我考慮一下,因為這不是一件普通的事,不是拍一下腦袋就會知道哪個好哪個不好,這是不對的。我認為好的可能社會又會有不同的想法。是不是全部換?我現在暫時回答不了你,是不是一個都不留,或者是全部都留任,我暫時不回答,因為真的要聽一下大家的意見,給我多點時間,你們傳媒收消息都很厲害,我有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哪個司長留哪個司長不留,和誰聊過司長的問題?我一個都沒有去聊過。有很多人說誰做我辦公室什麼的,我也一個都沒有去聊過,我就是這樣的性格,不到最後那一步我不會去做。至於未來的事,今天大家投票選了我,作為一個候選人了,行政長官職務還要等中央批准,現在我應該開始考慮有關問題了。之前我只考慮了聽意見及競選工作,這個問題我容後再回覆你。第二個問題,你說可以用什麼方式去為澳門六十五萬人作保障?任何一個政府都保障不了的,因為要保障到每一個人都開心,满足每個人的條件是不可能的,但是部分的,以市民為依歸的工作,是我自己的中心。如何做得更好,大家給我一點時間,因為如果中央同意了我擔當這個職務,就有五年的工作時間,在這五年裡,我會盡自己的努力,去兌現和落實競選期間向大家提出的想法,一件一件地去落實,不是一年可以全部落實。比如住屋問題,我不可能一年建好一棟樓,需要一些時間去落實,要給市民看到遠景,有個藍圖讓他們看到政府想要怎麼做。不能說今年,或者五年之內全部工作完成。問題會不斷發生,我一邊去解決這些問題和糾正我們的思路,如果思路是對的就勇往直前,按著這個思路去做。


【葡文記
記者﹕你好賀先生,首先要恭賀閣下獲選候任行政長官,有很多代表社會各階層分析員認為,我們已經偏離了“一國兩制”這個精神,對特區政府的高度自治有一些影響。作為一個候任人,你對這一點有什麼看法?在你的競選期間,我未見過賀生有講過環保問題,垃圾、污染問題,未來政府會做怎樣改善,讓環境質素更好呢?

賀一誠﹕澳門“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這是我會堅持的。“一國兩制”是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有相關的安排去做好我們的“一國兩制”。第二點,你說我在競選期間沒怎麼講環保,我想應該是有些場合你沒有出席,我已經和麥瑞權先生講了很多次環保。環保工作是存在一些問題,現在說的就是垃圾分類,我們事實上是沒有地方讓我們堆放已經分類了的垃圾。外國有些垃圾運去別人的地方,當做是他自己的環保工作,香港有接收、菲律賓也有。所以有些國家所謂的環保,是將他的垃圾去嫁禍給別人,不是他自己去處理,只是將垃圾分類了之後,用貨櫃運給別人去處理,這不叫環保,這些是假環保。你的環保應該你自己去做好,不是別人去幫你處理。澳門就是有這樣的問題,我昨天在第四界別座談會講過,澳門現在每年有三千五百萬遊客,每一個遊客飲用兩樽水,都七千(萬)個空樽,我們可以做空樽回收,現在有進行這個工作,但是空樽收到後要交給誰?我們不能像外國那樣,將這些空樽全部運到東南亞國家,去讓別人去幫我們處理,自己的垃圾應該自己處理,所以我們要宣傳環保,盡量少用不環保產品 。我上一次第一次和傳媒說,不要訂一點點東西就要去淘寶,一個淘寶裡面有盒子,盒子外面又是盒子,要多少盒子才夠?大家要自身做好環保的帶頭人,自己做好環保工作,多購買環保產品。自己在家裡煲水,不要全部喝礦泉水、樽裝水,如果每個人都能夠做到這些,我們就減少了很多垃圾。我們不應該問,可不可以拿去內地?交給內地?內地不可以入口垃圾,也不能將垃圾運回給外國,這是假環保。我搞環保產業已經三十年以上,我知道什麼叫環保,我可以回答你這個問題。               


【澳廣視】
記者﹕想詢問一下賀先生上任之後,第一樣會落實什麼措施或者政策?接下來這幾年裡面覺得最大挑戰會是什麼呢?另外,賀生在參選期間開了Facebook專頁,也開放給市民回應,也舉辦了一些公聽會、座談會,想問之後要怎樣貫徹聽市民聲音這個理念呢?會不會上任後也開一個渠道聽市民意見?和市民溝通呢?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你問我第一個會落實什麼,我覺得是公共行政,加快公共行政效益是我的第一項工作。在競選期和提名期,很多社團很多朋友都對公共行政存在的問題提出不同的意見,上任後會先做有關方面的研究,這個是我最主要工作。我希望可以解決根源性的問題,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你說有什麼問題我會感覺到最困難,我感覺都更工作是最困難的,差一戶,你的出發點再好,你想幫他,拆了舊樓改成新樓,只有一兩戶不同意,你就無法前進,這是最大的困難。需要市民了解你的措施,當然你要做一些東西出來給他看,以後的前景是什麼,你要和他說清楚,要做好這方面的工作,這個就是我感覺在都更方面的最難點。你不可以不做(舊區重建),因為有些事情不做,再拖五年,可能就會因為大雨、暴雨而出現危險,我不希望發生天災人禍。第三點你說我會不會繼續使用有關的網站和大家溝通,這一點我會考慮、我會研究,但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聽大家的意見不是一個問題,我希望真的有問題就可以提出來與大家一起商討,多收集市民意見,貼近民情民意,這個對政府只有好處,不會有壞處。當然有些事情未能做到的,因為我們要遵守憲法,遵守基本法,我們要去說清楚說明白理由,我想大家都會理解的,謝謝你。


【澳門電台】
記者﹕兩個星期的競選活動,有落區和舉行一些座談會,你有什麼體會呢?可否和大家分享一下。會不會因應這些體會和感受去修改你的政綱呢?感謝你!

賀一誠﹕多謝你!由八月十日開始到八月二十三日,我們基本上每天都去有關的區份,去了解情況,去了街市、舊區、殘障人士機構及社服機構等等。我和傳媒講過很多次,特別是社服工作是我的短板,我不太熟悉,我要了解澳門到底有多少人是要納入政府保障範圍。我們看到澳門有大約11%、七萬多個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中度、輕度、重度的智障或者殘疾人士,佔了2%左右。我們的生命熱線,一年有一萬多個來電,希望可以得到心理輔導,看到一個二十四小時運作的博彩業城市,年輕人也好,長者也好,殘疾人也好,都存在一定問題。政府在這方面的資源是不錯的,大家去探訪很多機構,都認同政府在這方面是做得好的,比回歸前做得好,但還是存在問題,比如我們有些部門對社會企業不理解,認為社會企業等同於一個商業企業,導致這些機構拿不到應有的資源,這方面我們通過這一次落區有了很大體會。你說我會不會(修改)政綱,我的參選政綱已經推出,不會這個提點意見我又修改,哪個提點意見我又修改,但我會聽取大家的意見,當我正式作為一個行政長官,還會有一個正式的施政方針、一個正式的施政報告,一年的工作裡我們要做什麼,會逐步排好先後順序,輕重緩急,這就是我的意見。


【澳門日報】
記者:我想問一下關於基建的問題。你在選委座談會說了不會迴避問題,“天鴿”風災過去了兩年,特區政府在防災減災的工作上沒有看到一些大的進展,想問你上任之後會怎樣去加快解決水浸問題?還想問問你經濟的問題,你在宣傳期的時候有提過下半年和明年的經濟都不樂觀,需要加大內需,今年的財政預算已經超過一千億,如果再加大內需推動基建,你會怎樣去解決這些執行率低的問題?政府在推動基建之外還有什麼措施可以彌補經濟下滑?謝謝!

賀一誠﹕有關的基建牽連到防災、風災,最主要是低窪地區的防水問題。本屆政府已經在做有關方案,例如防潮閘等,已經處於設計階段了。這些正在進行的事情,我們不會做有關修改,但是怎麼去優化是另外一件事。這是第一點。你說的有關 “天鴿”之後產生了很多問題,最主要還是低窪地區的問題比較多一些,我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是可以恢復的。內需是需要帶動的,我們現在的財政預算,我是十分熟悉的。現在的做法和我自己的理解有些不一樣,例如每一年如果我們要建經濟房屋,我們就要加大PIDDA A(投資計劃及發展費用),那我們的總開支就會超出很多。但是,當某一年我們的房屋要賣的時候,可能會產生了很高的利潤,政府是不是賺了那麼多錢呢?不是這樣的,那只是賣房子的所得,實際上就是一個暫開支而已。社屋是我們政府的投資,經屋也是我們政府的暫開支,就是暫代市民建了房屋,再分拆一間一間賣給市民。你是有收入,是不會虧本的。預算綱要法,我在立法會的時候已經提了很多意見,是不是應該有一個暫借款系統?特別是經屋,這些不是政府的資產,他會轉化為個人的經屋持有人的資產,如果還要用政府的PIDDA去做,如石排灣房屋出售,那一年博彩收益比較好,我們盈餘有一千二百幾億,但有一部分是賣經屋的收入。在賬面上,左袋右袋都是政府的,這不是問題 ,但會有一下子高一下子低的不穩定因素。依我個人觀點,應該要修改。經屋就是一個暫借款,PIDDA(投資計劃及發展費用)就是政府投資的一個項目。這麼多年的立法會經驗,我們知道可以批出來的項目和可以實施的項目是不到兩百億的,大概一百五十億到兩百億之間,超不出這個預算。但是每一個部門都報大了他們的預算,想要做這樣、做那樣,如果把這些(計劃)都擺進去,執行率一定是低的。現在說執行率低是沒有用的,沒有修改《預算綱要法》時是一條總數,是可以存在這個項目超出,另一個項目補回去的做法。因為你已經有一個空缺存在,但是現在我們的《預算綱要法》不可以這麼做的,是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去計算,多出來就是多出來,不夠的地方依然不夠。不可以挪用資金,從A調動到B,再從B調動到C。A就是A,B就是B,一個蘿蔔一個坑,你不可能調動。根據以前的習慣,把PIDDA做大了是方便一些的,有些新項目一開,我就可以從中抽錢,就可以不需要再申請,也不需要修改有關補充預算。但正常來說,這個做法不是一個理想的做法。《預算綱要法》方面,我們支持專款專用。做碼頭的錢就一定是用來做碼頭,輕軌的錢必定就是輕軌的錢。輕軌開支不夠錢就再做補充預算,才能申請錢。如果說輕軌的開支不夠,要調動修路的預算去做輕軌,修路的工程暫停,把錢轉去做輕軌,這個是不可以的。現在《預算綱要法》修改得很死,所以這一點,我們是可以堅持的。所以將來,我打算將經屋和社屋的開支與政府投資、代支搞清楚。就不會把預算做得那麼大,因為代支和自己投資完全是兩回事。自己投資就是資產,例如澳門大學、碼頭、機場等這些就是我們政府的投資,是我們的資產。但是經屋來說,就不是資產,因為牽連到都市更新等等的問題,所以一定要小心處理有關賬目上面的問題。


【愛瞞日報】
記者:雖然你今日得到392票,對於400票來講,看起來好像很多票,但是還有30萬澳門人沒有投票。你怎麼看今次選舉的認受性?或者你本人在澳門有沒有一個認受性呢?現在你作為一個行政長官,有沒有什麼不一樣,以前你是立法會主席,現在你作為行政長官要對中央負責。我想問,你今後怎麼和中央溝通?有什麼樣的關係?是不是中央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賀一誠﹕第一,我們一定要尊重現時的選舉制度。現在的選舉制度是這樣,你讓我再講一種選舉制度,我講不出來。有沒有認受性,我不知道。我們的選委來自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背景,有自己的支持者。在選舉過程中,我不會說只有一個人去選,不是說只有400人,我就只要討好這400個人。我不是這樣的性格,該說的我還是會說。該落區的時候,我一定不會馬虎,這一點我是很認真的。我舉辦了不少座談會、公聽會,有同選委溝通,見了很多很多選委。哪個團體上來,我都會見,我不會拒絕,這個就是我的方針。你說有什麼制度是所有65萬人、30萬人都可以接受的呢?我沒有辦法,現在就是這個政治制度,中國的政治制度給了我們一個“一國兩制”的制度,這個就是我的回覆。另外你問到行政長官是不是只需要向中央負責?你又理解錯誤了。我希望你去了解《基本法》,行政長官有兩頂帽子。第一頂帽,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第二頂帽,特區政府行政長官向市民負責。我想你在這方面要補一補課,這是兩件事。不是中央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當然澳門的行政司法立法是行政長官的責任,是這頂帽子的責任,是這個職責的責任。對市民來說,他要向立法會做相關的負責。這個就是《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希望你能清晰這個概念。多謝!


【NOW TV】
記者:日前有澳門居民申請在噴水池集會不獲批准。 作為一位候任人,你怎麼保障澳門市民的言論自由?除了剛才提到的FACEBOOK, 作為新任的行政長官你怎麼承諾和市民保持溝通,如果市民真的對一些政策有很大的反對,有很大的意見,你會不會承諾不會推行這些政策?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關於集會部分,澳門有《基本法》保障市民的集會自由。另外,警方有做了有關的評估。第三,他有司法上訴的上限,如果他覺得這件事情是不對的,他有司法上訴的渠道,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去做的事情。這個就是一國兩制、依法治澳的最好的表現。而不是說,某一方說你不行,你就不行。我們有很多空間讓你可以做事。他可以去爭取自己的權益,不是說哪個部門說不給你,就不給。我們有一個上訴的機制,任何事情都有上訴的機制。 第二個問題,如果市民不滿意,要用什麼方式去對待,會不會又產生有關的遊行等等。這是一定要面對的問題,當政策推出之前,你必須有一定的諮詢,透明度高的,說清楚的,市民一定會理解,那你就可以推出了。任何事情,你如果不說清楚就推出,市民一定會有反響。你問我會不會聽意見,我是會聽意見的人。我也曾經經歷過被大家包圍立法會,我並不是沒有經歷任何事。所以對於你的問題,我只能回應到此。


【TDM葡文電台】
記者:我有兩個問題。前段時間澳門有市民因集會被拒,他們認為被剝削人權,不能示威、不能集會。警方的行動或決定是引起了某些爭議的。未來政府對於警務工作、立場方面會不會有一些改善或是完善呢?另外一個問題,剛才賀生提到大灣區合作,對於特區政府來講,有關引渡條例或者集會條例會不會有一定改善?

賀一誠:有關集會的問題,剛才有位記者問過了,我也回答得很清晰。他可以根據澳門法律的保障去進行他的法律行為。至於他要不要做,是他自己的事情。我們沒有剝奪任何人的人權或是集會權利。他可以有不同的意見,可以上訴。這是第一點回應。第二點,你問的大灣區引渡問題,上一次(8月10日)在這裡舉行的記者招待會我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屬人屬地的問題,我希望你看看有關的法律。參考澳門的法律知識,澳門怎麼會把人送出去呢?我們有很標準的屬人機制,所有的澳門人,如果他逃回來,我們是不會送出去的。怎麼存在“送中”的問題呢?我想,你應該看看有關法律、有關的原則。這裡和葡萄牙是一樣的,沒有改過的。


【Macau Business】
記者:我想問問有關賭牌的問題。相信這個應該是你任內非常重要的任務,也很敏感,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這段時間似乎沒有見到賀生和博彩業界有公開的會面。之後會不會特別有安排和他們有些溝通?賀生曾經提過博彩業一定要健康發展,會不會有個具體的方向給大家參考一下?因為現在也有一些流言、猜測會出現。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你剛才所說,我這段時間有沒有和博彩業界有公開的會面活動。第一,我們任何一場公開活動、由競選辦舉行的公開活動,我們都有通知傳媒朋友,這一點是清晰的。第二點,有很多很多團體到訪我們的辦公室,如果他們願意是可以向傳媒發佈消息的,從來沒有說不可以發佈。如果他們不願意發佈消息,我們也沒有意見。
在競選辦,我有和相關博彩業持牌人士會晤,做有關的交流。但我們沒有交流什麼時候公開投標,我們只是對博彩公司在澳門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進行交流。(博彩公司)可不可以做得更好?能不能多一些採購在澳門本地進行,以幫助澳門的中小企,這是我們主要的談話方向。最主要的是,我們希望博彩業能夠健康發展。你說是不是敏感?我剛才回應了,(賭牌的處理)一定是我們的法律修改了,有法律,沒有敏感問題的,依法施政有何敏感呢?法律寫了是這麼做的,你就這樣做。法律沒有寫的,不能做的,你就不能做。就是這麼多。


【澳亞衛視】
記者:賀生,你好,我是澳門亞衛視記者。賀生過去有提及過人才引入的問題,賀生你也說澳門現在無能力,無條件留住或吸引人才來發展,請問賀生在這方面有甚麼看法?另外,關於外僱配額,賀生是否會延續現屆政府外僱的額度,或進一步收緊?或放寛?因為在社會上商界曾提及要放寛,但勞工界卻提及要收緊。請問賀生怎樣去看這個問題?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有關人才方面,我已經表明要考慮,怎樣去留住人才?可以帶領澳門發展新產業的人才。澳門是有很多人才的,例如全世界的莊荷、博彩管理人才,都沒有澳門這麼多,澳門有最多這方面的人才。我們有的不是科技人才,所以這方面我要研究,要得到社會共識,希望能夠給適度多元化引入一些尖端人才,帶動產業多元,這就是我對於人才的看法;第二,我認為社會要將人才定義好;第三,增加人才引進的透明度。這是有關人才的方面。
對於外僱數量,我已多次說明現在外僱不是一個小數量,比例接近澳門居民就業的一比一。包括我們家庭傭工、外僱,不同行業的外僱等等,這不是一個小數量。但我們是有一個勞動綱要法,說明外僱只是補充澳門勞動力不足的一個基本原則,所以這個原則我們還是要堅持的。會不會收緊,放鬆?是要根據我們發展的情況,如果我們建築業有很大發展,市民有入住公屋的迫切性,如果我們的僱員不足,是否能快速建成?這是一個矛盾。所以,大家需要去評估。可以使我們某一種行業減少僱員,而加快速度的,這就是我一直以來推廣的事情,我們需要用有關組裝式的建築,用其他方式去做建築工程。現在的批盪要用到機器人,這些方面都可以減少我們的人手,也可以達到我們的建築進度,這就是解決勞資矛盾的方法。中小企是有難度的,如果你去茶餐廳,沒有人招待你,這是有影響的。所以,兩者要求一個完美是艱難的,但我們希望求一個平衡。多謝你。


【澳廣視英文】
記者:賀生你好,我是澳廣視記者,想請問兩個關於經濟的問題。第一,你以前提及上海自貿區,你說如果橫琴都設置自貿區,會對澳門有一個好大的阻力。請問你有沒有曾經和橫琴或中央方面就這件事情作出了解,或者有沒有想過如何支持珠海去爭取這件事?第二,賀生剛才說,未來經濟風險十分大,希望可以全力去推動基建,想了解除了基建,賀生會不會有新的構思,例如我們的海域會否有新的基建,或澳門其他地方推出新的基建,去推動經濟?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中央最近不止在上海推出自貿區新政策,深圳都推出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都有類同的政策支撐。我認為不久將來,橫琴都會有這方面的消息,但這是現屆政府聯系的事務,我還不是十分清楚,所以我不能代表政府去作這方面的回應。第二,海域經濟方面我們會不會填海?大家日前已看到中央已同意澳門機場加大海域填海,將我們原來六百八十萬(旅客上限)的設計量提高到一千五百萬,支持澳門發展休閒產業,這方面會先去填海。第三,會不會在這兩三年加大填海基建,我個人認為基建不要一年內做完,我們要根據事情的優先情況去處理,例如經濟房屋,我們要加快建造。第一,居民要居住;第二,幾萬個經濟房屋不是一件小事,都是需要一個年份,你不能一年去做完成事情,這樣之後數年我們要做甚麼?我們要做一個好的計劃。有一些事情是緊急的我們先做,有一些事情沒有這麼緊急,我們要計劃好,等我們完成某一個部分,再繼續。持續去做這些發展才是好的。如果我們所有事情一次過去做,我們以後怎樣辦?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先後秩序。


【市民日報】
記者﹕你好,市民日報的,剛才賀生提及司長人選現在還沒有去想,其實下屆政府各個領導主管會不會有一個大洗血?剛才賀生提及到司長人選是要聆聽市民意見。請問你是否認為現在政府的主要官員不是特別聆聽市民意見?還有諮詢制度這方面,現任特區政府都有很多諮詢委員會,下屆政府會否優化,改革諮詢委員會的機制?

賀一誠:第一,關於人選的方面我不會再去重複,你說會不會反轉來說,我說他要廉潔,就代表現在的官員不廉潔,我認為這不能再和你去討論。我說一定要廉潔,我想找一批廉潔的官員,但是否代表現在每一個官員都貪污呢?不能這樣說,這方面不能這麼去理解。因為我們的方向是希望根據我自己的要求,就如剛才有一些傳媒說,你的政策是否可以貼近民意,會不會引起很大的反響,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司長在推行政策時要多聽一些民情民意。第二個有關諮詢的問題,我答應過,諮詢組織希望能逐步加強自薦功能,我們已經在市政署做了有關示範,我們可以向這個方面,不是全部,至少有一部分可以向這個方面去做,去試。多一些有關人士去參與這方面的工作,使我們的諮詢和民情可以貼近,之後才去推出我們的政策,這樣就會比較有效,這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蓮花衛視】
記者﹕賀生你好,我是蓮花衛視的記者,在宣傳期間,有很多問題如離補法等,你都說因為你還沒有當選,不能以候選人身份去做出承諾,現在你當選了,請問你有沒有記錄這些問題,或有時間表一一向我們傳媒或市民說?第二個問題,你剛才提及經過競選宣傳期,你了解到自己的短板可能在社服界,但我亦聽到教育界說賀生一開始對教育沒有太多了解。到現在為止,你認為你的短板在那裡?從當選到上任期間,你有甚麼具體辦法、措施去解決這些短板?

賀一誠:我認為每一個人不可能全部都是長板,一定有短板的。你作為傳媒,某一方面可能特別專,但另一方面可能沒有這麼專,沒有可能一個人是全專的。我的強項在立法、政策方面,社服的具體問題,一直都是我的短板,所以我需要補課,要去參觀,去了解,這是一定的。教育方面,我只知道它的大概開支,總體開支。這麼多年有沒有官員說過澳門一個學生的開支是多少錢?你說我不了解,但這方面我認為我比很多官員都了解,我只是看預算已經可以了解很多。但事實上,我們存在很多問題,我們的生源不足,有很多基礎學校,以後怎樣辦?這個我都要了解。但有的事我比你清晰,現在生育率是多少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知道的,一年是有多少的嬰兒?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我們的出生率是千分之九,二點一才是人口正常的比率。如果只有零點九,我們的人口只會越來越少,不會多,只會少,所以這個是我們知道的事。你說我有很多短板,我是一個很謙虛的人,我可以說我全部都是短板,但這是否實際?我知道一部分,不知道一部分,通過有關渠道去了解他們。如果你說我在參選階段,有一些事情不能說,我不知道有甚麼我不能說,現在你可以問我,你可以問清楚,很多我可以說的事情一定會和你說。多謝你﹗


【澳門電台葡文台】
記者:賀生你好,剛才有同行問到一些關於言論自由和權利的問題,有人說澳門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行使權力,對基本權利維護的制肘,所以想問一下賀生,你對這些言論有甚麼看法?另外,關於司長人數,回歸初期到現在一直維持五名司長,賀生你認為五個司長數目應維持,應增加,還是減少?

賀一誠﹕多謝你的提問,作為我這個年紀的人,經歷了兩個朝代,一個是澳葡自治時代,一個是回歸時代。你說澳葡時代,我們是不是有很多言論自由,是不是有很多行為自由、權利?我想有很大的對比。你問問我這個年紀的人,每一個人都知道有很大的對比。回歸之後,我們自由度高了很多,很坦白來說,我們一定要承認,在“一國兩制”下,我們沒有東西不能說,傳媒是自由的。你說澳門言論不自由,這可能是你自己個人或某一方面的偏見。沒有這方面的制肘,如沒有翻譯錯,我希望你清楚這一點,我們這一代人有四十年是生活在澳葡時代,我們是這個階段出來的人;有二十多年是回歸後,我們有一個很清晰的對比,回歸之後的權利和我們回歸之前的權利,我們做生意的權利,所以你一定清楚。你這麼年輕可能沒有經歷過二十年之前的事,我們有一些是經歷過二十年之前的人,我們是很清晰的。你嘗試問下一些澳門老居民,你可以去訪問一下,我說得有沒有錯?這是澳門的情況。所以,如果說這二十年控制越來越緊,我認為這個說法是不符合現實的。第二關於司長人數,我不會再加或再減,總數是這個,不應該再加減。因為這個一改變,就會有很大的變動。澳葡時代有七個,七個政務司,下面再有很多司長,這個我們很清晰。回歸之後,五個司長下面就是局長了,這個就是我們的現狀。


【澳門日報】
記者:一哥你好,澳門日報的提問,澳門一直說要經濟適度多元,你如何評價現階段適當多元去到甚麼階段?未來發展多元經濟的想法和傳統產業應如何升級轉型?

賀一誠:關於澳門產業多元,看到有關統計局的比例,一業獨大是肯定的,博彩佔了我們百分五十以上。我們還有金融業、房地產、建築業、零售業,有政府公共事業等等,我們有一個總的表格,是清晰的。傳統行業我們是有缺失的,特別是製造業,缺失得很快。回歸時我們有三大支柱,博彩、零售和有關的旅業等等,製造業也是支柱之一,有幾年甚至高於博彩業。但形勢改變,內地改革開放、中國進入WTO、全球取消配額制度,澳門就沒有了這些優勢。我們的工廠逐漸萎縮,但製造業持份者仍在內地不斷發展,有些在東南亞地區,都在發展中,只是不在澳門。怎樣推動產業多元,我們一直都在努力。近日廠商會組織很多人去日本參觀食品製造業的機器,還有其他自動機器,都希望能引進來,在澳門、大灣區發展安全食品產業,這些都在交流中。所以,這一次我提出了傳統產業升級,這是我們在做的工作。第二方面就是人才,如果有一部分人才是高科技的,有適合澳門生產和製造的項目,我想這是一個好的機遇。希望透過吸引人才,讓澳門產業有多一個發展可能,這個是需要再加努力去做的事。第三是我們土地資源缺少,很多藥廠想來澳門開工廠,都沒有土地資源,這是我們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怎樣去做?如果有另外一個“飛地”,或者有一個人才支撐等等,澳門多元化就可以做大一些。


【濠江日報】
記者﹕恭喜你當選了第五任候任人,行家裡面很多人稱賀生做一哥,未來五年你就是名副其實的澳門一哥,可否先講一下你當選候任人的一些感想,未來五年你希望帶領澳門變成一個怎樣的澳門,有沒有一個想法呢?另外賀生你曾講過,會坦然面對澳門發展遇到的歷史問題還有一些挑戰,現在社會上形容澳門都是用“熱爐”這樣的形容詞,例如交通、路環規劃等,還有一些土地法的歸責,都是一些比較難處理的矛盾。那麼未來你會有什麼新的想法去解決這些矛盾,還有能否得到各界比較多人的理解,或者是可以接受的呢?謝謝。

賀一誠﹕第一個問題,你說今後有什麼感想,感想只是兩個字:壓力,沒有其他。當你做了候任人,你會感到壓力,工作上面的壓力。第二點,未來五年有什麼可以帶給社會?我想這陣子每天在很多報紙上,感謝傳媒朋友對我在競選期的有關活動上的講話、摘錄,有關我與各界座談的情況,我想勾畫一張藍圖,比如聊到房屋問題,我們知道私樓是貴的,經屋很多人輪不上,是有門檻的,社屋門檻更高,這一層我們要怎樣解決呢?就是要研究夾心階梯這個問題,如果這個問題我們能夠取得共識,將這個定義好,有中央給予我們的填海土地,我們可以進行這方面的工作,給年輕人和中產人士一個基本的置業藍圖。讓他們看到未來,遠景在哪裡,不需要為了高價樓擔心。現在樓價是過高了一點,很多人認為現在未需要買樓,但可能擔心兩年之後更高。以前樓價曲線是一路上漲的,我希望可以給社會一個可以接受的、大家可以達成共識的住屋上的藍圖。第二點是醫療上面,經過這一輪調查研究,我們感覺到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家,十八歲以下的學生,我們都做了很照顧,但是有些老人家可能還會覺得比較麻煩,因為半年看一次病或者三個月配一次藥是我們的短板,專科醫生輪候太長,一個老人家可能要看很多專科,甚至感受到很厭煩,所以這方面我們要檢討,是否增加老人科醫生呢?讓老人家類同的疾病可以由一個老人科醫生去照顧。專科我們要保持對專業水平的要求。中間我們還有一點缺失,就是十八歲以上到六十五歲以下這個階段未有醫療保障。我們和很多醫療界朋友談過醫療保險、還有很多方面,我們會進行有關研究。特區政府已經將六十五歲以下、十八歲以上,以及有關的大病、癌症等全包了,都是政府全部資助,不用病患者自己承擔。有很多朋友去外地去看醫生,不屬於政府資助範圍,就產生一些矛盾。但這是你個人意向,你喜歡去外國、美國看醫生,這個是你自己的生命觀,所以我們照顧不到這一批人。但澳門的重症都在政府照顧範圍之內,醫療來講我們能做到的可行性已經很高,但還是存在看症比較難,有些居民認為醫療水平比較低的問題。澳門以後發展方向是什麼,我們只有六十五萬人口,不可能有那麼多專科病例,有的服務很難開展。教育方面,十五年免費教育全部解決,包括在內地的我們都有津貼。在澳門讀大學比上幼兒園更便宜,我想這個是很少有的。大學生每年學費只有兩萬五千元,四年也是十萬元,而四年裡政府向每個學生津貼了九十萬元。教育方面澳門不存在很大問題,比內地做得更好。第四交通,是一個好問題,交通來說特別是過年過節,上下班時間很堵塞。只有澳門整體城市規劃出來才可以研究,我要知道功能分佈,不同的功能要有不同的交通配置,這個要規劃出來以後才可以去跟進。交通是存在問題的,但有一些是人為的,因為我們很多學校都集中在澳門半島,有很多有小朋友的家庭都住在氹仔,早上要送小朋友去澳門上學,工作可能又在氹仔。所以學校的佈局產生了交通堵塞,這些是人為的堵塞,不是一下子可以解決。每個人都希望子女在市中心幾家學校就讀,這是人之常情,特別是只有千分之九的出生率,平均兩個人生不到一個,一定是希望小孩能有好的師資和教育條件,不入網都要入某一家學校。這樣的情況造成了我們交通堵塞,特別是早上。大家可以看到,某兩個時段某些學校街道上很堵塞,打風或者打風前後交通有更多問題,這個是城市必然的弊端,所以澳門不塞車是不可能的。正常來說,有些地方是應該有辦法解決的,大家要共同努力,不要修路時大家又罵,過了那個階段就好了。多謝你﹗


【上海廣播電視台】
記者﹕想問一下之前有提到的上海新開的一個連港片區,還有一個新的創新合作機會,之後你有沒有機會去內地城市和他們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呢?

賀一誠:連港片區一百零九平方公里,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它現在的定位,作為一個示範區,交流一定會有,除了上海其他珠三角地區都是澳門交流的目標,一定會加強我們和周邊內地城市的學習機會,大家互相之間學習加深了解,加深投資等等。上海是一個發展得很快的城市,深圳也是一個發展得很快的城市,所以我們周邊都有一批比較成熟的城市是可以借鏡的,這方面特區政府應該可以加強,謝謝你!


【力報】
記者﹕看了政綱,賀生提到簡化行政程序,也提到局級官員比較多,未來會不會減少一些部門去簡化行政程序呢,會不會減少聘請公務員呢?

賀一誠:這個問題我講了很多次,再次重複,第一我一定會深化行政改革,提高效率,這個是一定的、必然的。你說減不減局,我現在回答不了,因為我一定要立好法才能進行有關工作。我向大家講了很多次,任何工作都是先有法在先,先立後破,不能夠硬說要改哪個局,因為我們有很多行政法規和指引,如果貿然改動,可能會有脫節,所以一定要理順這些關係。還有找到根源,看看效率低是不是局的問題,或者是其他問題。弄清楚後才去進行,總結一句話,就是先立後破,立好法再去做有關的調整。第二,公務員會不會再聘請,再一次說,公務員今年是三萬五千,立法會資料說今年會增加三千,所以加起來就是三萬八千,大約三萬八千四百多。我個人認為這個數字應該差不多了,不應該再增加了,上一次我說已經到天花頂了。你說會不會再招聘呢?政府給我們的數字是今年退休有五百多人,明年會更多。退休空了位置,肯定會增加人,我們要檢討部門是否合理增加人,或者有一些部門人手不足但是還沒有提出來,有些部門增加人後如何更好地服務市民呢?如何更好地便民便商呢?所以暫時來說,我認為在不動的情況之下,保持這個水平。公務員一定會流動,到了一定年紀會退休,新的公務員要進來,這就是輪迴制度。


【中央電視台】
記者﹕首先祝賀你成功當選,我的問題有以下這幾點,今年是澳門回歸二十週年,在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框架下,要維護國家安全,澳門未來的發展方向是怎樣的呢?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在“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綱要背景下,澳門未來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機遇是什麼呢?

賀一誠:第一,國家安全問題,澳門歷屆政府都做得比較好,我們堅守憲法賦予我們基本法的權限,根據基本法給了我們的權力,我們在做我們應該要做的事。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我們有維護國家安全法,二十三條我們已經立法了,所以在這方面我們是有法律依據去維護國家安全的,不會產生不愉快,我們有強力的法律依據。“一帶一路”對澳門來說是有支點作用,因為我們有海上絲綢之路,有陸上“一帶一路”,澳門有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我們現在加緊各個民間社團還有政府的交流,特別是澳門有很多歸僑,做了大量的“一帶一路”的工作,我在立法會的時候,他們帶來很多關於“一帶一路”還有完善國家總領事等問題,去提點我們可以發揮得更好。“一帶一路”現階段來講大部分都是有關基建設施比較多,這個不是澳門的強項,但當澳門基建設施完善後,可以產生帶動作用,包括旅遊業界,我想對澳門來說肯定有好處,好嗎?


【澳門特報】
記者:賀生,想問下你會否在短期內和行政長官崔世安見面,商討交接問題,同時就新屆領導班底交換意見,聆聽他的意見?

賀一誠:一定會有的,我只能和你說一定會有的,這個是必然的。我現在要籌備下屆特區政府人選,要請教現任行政長官有關工作。現在還不是交接,只是請教。到十二月二十日才會有交接,多謝你。


【澳門郵報】
記者﹕賀生你好,我想請問一下關於輕軌的問題,澳門工程超時、超支是一個大難題,現屆政府曾提到於2023年完成輕軌媽閣線,請問你有沒有信心在任期內確保媽閣線可以準時完工?同時你有沒有什麼措施可使媽閣線在2023年投入使用?另外,之前賀生亦提到東線,即由A區到E區,但賀生亦提過如果社會有共識,應該可以落實興建。但東線來說,現屆政府運建辦交給審計處的投資預算並不少,因為存在過海工程。根據政府交給審計處的數據,關費用會超過200億,賀生有沒有信在下一任政府任期內,有具體措施可以落實興建呢?謝謝!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關於輕軌媽閣線,在我的任期內會完成的。這個是肯定的,東線也必然要完成。第二點,你指輕軌投資大,我曾在座談會上提到,交給立法會的數據是完成媽閣段需要155億,大家可以計一計數,媽閣站花費45億,有關設備如買車、系統等用了36億,維修站用了26億,三樣花費加起來用了107億,餘下是48億。我們做了9.3公里的長度,平均每公里5億左右。如果再做東線是否再需要107億呢?不需要!因為107億已經固定,即使你造1公里,亦要支出107億。媽閣站去氹仔只是加長路軌,換句話來說,路軌直接支出為每公里5億元。所以建東線不需要增加很多設備,不是155億除以9.3公里再乘以20公里,我個人不是十分認同這種算法。當然5億每公里的預算可能是5年前的價錢,現在可能是7億或10億,但都是有數可計,我認為是合理的。你看香港港澳碼頭附近的灣仔隧道,4.5公里要花費360億,只是一條陸上隧道都需要360億,亦拖了接近10年。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問題,如果不造輕軌,只是以公交優先解決交通問題,只會是口號但實現不了。巴士的確可以解決少許問題,但輕軌不會塞車,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這是我對輕軌的看法,謝謝!


【澳門電台】
記者﹕賀生你好,我想問關於輕軌的事情,你提到會做東線,但以經濟效益來看,當初輕軌都有考慮經南、西灣湖等其他地方,為什麼你只提到東線呢?是否取易不取難呢?因為那些線路應該更有經濟效益,為何先處理東線呢?另一方面,賀生亦提到來年經濟似乎有一些隱憂,但大家都記得博彩業數年前出現過無薪假,你上任後有沒有預案,當經濟一旦轉差時可以避免出現這些情況呢,避免社會的混亂呢?

賀一誠﹕第一你問我為什麼只造東線,因為現屆政府已經研究了東線,當然按照現任政府做的方案先去研究。輕軌是否在南灣底下走呢,我認為這個爭議比較大,效益是否一定最好呢?輕軌去到每一個地方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有接駁的渠道,如去到倫敦街就有很大爭議,那裡的確是方便,效益可能十分高,很多居民在那裡上班、上學或者居住,但大家擔心可能會有噪音,有很多反響。現在政府已經研究了東線方案,我們可以先做,但不排除其他方案。第二點來說,你指的無薪假香港前幾天已經實行了,所以社會穩定很重要。我們少了香港旅行團,但我們還有內地團,我們的機場還是穩定運作,澳門局勢還是很穩定,暫時是平穩的,暫時沒有無薪假的隱憂。香港很多酒店業已經實行了無薪假期,這就是社會混亂與不混亂的區別。


【東周刊】
記者﹕你好,想問關於施政立法的問題,聽你說很多施政都要先立法,賀生你之前擔任了立法會主席很長時間,立法需要經過一般性、細則性討論,時間都可能很長,請問你會不會擔心角色轉換後,形成黑洞效應呢?不能夠加快落實你的施政呢?是否可以分柝一下你對立法的期望,如何推動立法使你的政策推行得更快呢?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立法是存在一個時間性問題。10年的立法經驗告訴我,有些法不需要重新寫,可能是某一句或某一條阻礙了執行效率,我們可以先改這條。立法是我的強項,我在內地立了20年的法,澳門立了10年的法,我知道如何去立有關的法例,修改有關的法例。我們不可以推翻或重新為某一件事去立一個單行法,這樣會浪費很多時間。頭尾算起來可能需要2年時間。如果我們只修改某一項法律,而這個法例的某一個條文引起社會上很多不便,我們要先改變這些法例,先易後難,先改了就可以執行。我希望並相信立法會的同事會和我一起執行這些事,因為大家都是為了這個社會,我對這方面是有信心的。


【葡文記者】
記者﹕賀生好,剛才你提到出生率偏低。未來的日子裡,可不可以讓這些非本地外僱人士的嬰兒在澳門取得居留權呢?這樣就可以鼓勵生育和出生率亦會提升,多謝?

賀一誠﹕不可以,在法律上是不可能。我們出生率低很可能是因為我們現時職業結構的問題,因為我們很多員工就任荷官,他們要24小時輪班工作,所以會產生出生率的下降。另外,我們離婚率亦高,婦聯亦向我提到最近澳門離婚率有所提高,自然會減低出生和生育率,因為離婚就要處理小孩的問題。我們有一班青年人要24小時工作,會產生這個問題。再長遠來看,可能因為我們的房價太高,如果生2個小孩要為他們準備2套單位,可能會有很大壓力。當我們社會慢慢調整之後,希望出生率可以慢慢提高,我們的人口結構就不會老化得太快,謝謝你!


【論盡媒體】
記者﹕賀生你好,香港行政長官在2017競選中承諾過,當主流民意不支持自己的時候就會落台,現時似乎主流民意不太支持,但她亦沒有兌現承諾。你會不會許下相似的承諾呢?會不會有不同或是有更好的做法呢?你亦承諾會多聽意見,下屆司長人選的其中一個選項是多聽民意,如果未來出現一些司長或局長推出一些政策和民意相反時,你會不會狠下心腸去問責或要求他下台呢?

賀一誠﹕第一來說,我不會作任何所謂的承諾,不會作有關的評論,作為一個候任人是不適合,所以我不會回答你這個問題。第二,你指承諾有關政府團隊執行的問題,執行率是否能達到我的要求。我對自己有信心,因為我會帶好我的團隊,我在不同的地方任職,很多人都和我合作過,我是一個能夠包容別人意見的人,但我會提我自己的觀點,我們會取得共識後再推,我們會加強政務溝通,各個司同心協力做好一件事。一個人能力有限,但大家團結能力是無限的。所以只靠我一個人,我如何承諾都是假的,除非我每天都解僱不達標的人。如何帶好一個團隊,就決定你是否能做好一個班長的職務,我相信我能做到的,我有信心做到這方面的工作,我在這方面有溝通能力,有包容度的自信,多謝你!


【論盡媒體】
記者﹕賀生你好,近期落區及座談會有提到未來兩三年是建築業的黃金期,其實市民是十分害怕這件事,因為澳門的工程都是黑洞,超支等等。由預算幾億超支十億不等,延期及解約都有。如何增強市民的信心呢?同時,現時公共工程都不會提及預算,都要等開標後才知道範圍。在立法會這些年都有反映這個問題,例如家裡面裝修都會有一個金額預算,但現時政府部門要等待招標才知道支出,面對工程繁多,賀生你提到你不是一個“分餅仔”的人,但問題仍存在時,這不只是餅仔的問題,而是一块“肥豬肉”,你如何看待及處理這個問題呢?

賀一誠﹕多謝你的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已存在多年,必然要面對。所以在公共工程方面,無論做多少承諾你都不會相信我,你比少許時間我,我會兌現我認為我可以做到的事,因為這方面亦是我的強項。近期與建築界的人會面,我心中有數,這方面我有數十年的經驗。你所提到的預算問題,很簡單,我們曾經試過先出預算再去投標,市場反應十分之大。因為你已定了預算,市場就會按照你的預算來投標,又是一個問題。所以預算與標書之間存在一個十分微妙的關係。每一個工程,則師、設計師和建築公司都會有一個概算,一定會有。如果你按這個概算出街,社會一定會有問題,概算一定把金額提高,大家就可以向這個金額投標,到時可能是一块更大的“肥豬肉”。所以我們應該如何用一個好的標書,澳門現時投標制度比較傳統,是古老的,按照國內新的投標制度,已經是十分透明、公開。麥瑞權議員提了很多次採用QS公司,真的需要聘用計量公司,一個好的則,政府確認了的圖則,經過計量公司可以計算好工程量,每一個公司按照這個工程量去填價錢,所有過程都是公開的,填得高或低都可以詢標,問他們是否這個價錢可以做到,保證了價錢後不能再作更改,需要簽保證書。現時法例沒有規定,圖畫不好又要加簽,所以工程就會出現延誤。政府官員亦十分害怕加簽,要辦理很多手續,這些都會延誤工程進度和預算。我認為這方面應該由源頭開始改,如果我們有一個正式的做法,政府確認這份則圖後,我們就可以進行有關QS工作,最後把QS清單交給十間、八間建築公司去填標,工程量大家都一樣,只是價錢不同。他們可以決定選用鋼鐵、沙泥和水泥,可以填他們認為最“靚”的價錢,但這個價錢需要保證。現時政府自己做標書,自己去開標很辛苦,會感到不公正,很多事情需要交給第三者符合國際要求的公司去做,這樣就更清晰。該補就補,不應該補就不補,現時很多投標不清晰引發較多爭議,這些以後都應該改。我們現時使用的CAD、 CAM圖都已經十分落後,用BIN圖才可以解決我們提到的錯誤,建築是會持續完善,因為我們現時還在用50年前的圖,這個不符合社會發展需要。現時上海政府部門已經全部使用BIN圖,三維圖都可以畫出來,我們應該在這方面發展。請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在這方面做點功夫,我不會在這裡保證,但我會盡我自己的能力,希望你相信我,多謝大家!
其他最新動態

歡迎在下面留言,我們會統一回覆您的意見,謝謝。

请稍候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Ho Iat Seng Sede de Candidatura
電話 Tel:(853) 2896 6999
傳真 Fax:(853) 2852 0075
電郵 Email:info@hoiatseng.org.mo
微信號: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微信號: 賀一誠競選辦公室
WeChat ID: office_hoiatseng

關注微信  獲取最新消息
Subscreva o nosso WeChat para receber as últimas notícias